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知识 > 求爱被拒不都是认表妹,认义女的还是头一回见,我落伍了?

求爱被拒不都是认表妹,认义女的还是头一回见,我落伍了?

2018-09-19 来源:绿苹果娱乐  浏览:    关键词:两性
摘要:“先生,夏小姐来了!”南宫家的仆人将夏郁薰带进一间书房。南宫霖正毫无形象地双腿交叠架在桌面上,一听夏郁薰来了立即收敛,规规矩矩地坐好,招呼道,“郁薰,你来了,坐!坐!”“默默呢?不是今天就要去学校报到吗?”“不急不急!郁薰,你身体怎么样了?”南宫霖关心地问。“谢谢南宫先生关心,已经全都好啦!”夏郁薰拍拍自己的胸口。南宫霖上下打量了她几眼,眉头微挑道,“郁薰,你心情不错?”夏郁薰眨眨眼睛,“有吗?”“当然,你的脸上清楚的写着‘我心情很好’五个大字。”南宫霖揶揄道。夏郁薰摸了摸自己的脸,汗道,“真有那么明显?

“先生,夏小姐来了!”南宫家的仆人将夏郁薰带进一间书房。

南宫霖正毫无形象地双腿交叠架在桌面上,一听夏郁薰来了立即收敛,规规矩矩地坐好,招呼道,“郁薰,你来了,坐!坐!”“默默呢?不是今天就要去学校报到吗?”“不急不急!郁薰,你身体怎么样了?”南宫霖关心地问。

“谢谢南宫先生关心,已经全都好啦!”夏郁薰拍拍自己的胸口。

南宫霖上下打量了她几眼,眉头微挑道,“郁薰,你心情不错?”夏郁薰眨眨眼睛,“有吗?”“当然,你的脸上清楚的写着‘我心情很好’五个大字。

”南宫霖揶揄道。

夏郁薰摸了摸自己的脸,汗道,“真有那么明显?”“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冷斯辰那小子应该开窍了吧?”南宫霖意味深长地问。

看小丫头那幸福的表情,准没跑了。

夏郁薰闻言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终于又看到你开心的笑容了,真怀念啊!冷斯辰总算做了件好事!”南宫霖支着下巴看着她轻叹。

这些日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欧明轩,冷斯辰,甚至南宫霖,就没有一个正常的,一个比一个煽情,尤其是冷斯辰。

她到现在还觉得不真实,真怀疑冷斯辰是不是被穿越了……要不就是第二种可能,认识这么多年才发现他是闷骚中的极品。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郁薰,其实今天找你来,还有一件事情想和你商量。

”南宫霖沉吟道。

“什么事?”夏郁薰有些狐疑地问。

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南宫霖露出这么犹豫和忐忑的神情。

南宫霖酝酿了好久,才终于开口道,“郁薰,我很喜欢你,所以,我想收你做义女,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义女……”夏郁薰懵了。

OMG!这个叱咤风云从小或在她想象里的传奇人物居然要收她做义女?南宫霖看着她惊呆的模样轻笑一声,“你不必立刻给我答案,好好考虑再做决定。

好了,我先带你去找小默吧!”夏郁薰跟着南宫霖刚走到南宫默的卧室门口。

刚走近一只杯子便从里面飞出来,迎面朝着南宫霖砸过来,一旁的仆人们惊得倒抽冷气。

夏郁薰手疾眼快地把包包甩过去挡住了杯子,刺耳的玻璃碎裂声响起,紧接着,一个又一个不明飞行物接二连三地飞了出来。

“郁薰,你没事吧?”南宫霖急忙将夏郁薰护到身后。

“我说过,我的事,不用你管!我上不上学也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放任我十七年不闻不问,现在突然心情好了记起你还有个儿子,我就一定要接受你的施舍吗?你以为你是谁?”屋内,南宫默一拳砸到了玻璃窗上,满手都是鲜血。

“小默,你流血了!”“不用你管,你让他滚,要不我滚!”南宫默一把甩开琳娜的手。

“你少说几句行不行?算妈咪求你了!”琳娜看着门口面色铁青的南宫霖,焦急地劝着。

啊哦!无意中看到他们的家庭纠纷了。

夏郁薰躲在南宫霖身后摇了摇头。

她还以为南宫霖全都安排好了,想不到他连南宫默都没搞定。

不过,这事确实有些奇怪啊,先前就听默默说过南宫霖从来都不管他的,为什么这次他却要这么热心为默默安排学校呢?良心发现了?貌似不太可能吧?要发现早就发现了,为什么要等到现在。

“小默,快跟你爹地道歉,他是关心你才特意给你安排学校的啊!”琳娜苦口婆心地劝。

“你让他收回那些可笑的关心!呵,难道你没听过中国有一句话叫,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南宫默嘲讽地看了南宫霖一眼,挑衅道,“南宫霖,难道你突然发现我这个废物还有什么利用价值?你可以直接说,不必绕这么大弯子!”见南宫默居然对南宫霖着么不敬,琳娜急火攻心,“小默!你太过分了!”琳娜扬起手,南宫默绝望地闭上眼睛,巴掌声响起,脸上却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

“郁薰,你做什么?”南宫霖冲过来,紧张地查看着夏郁薰微肿的脸颊。

南宫默无法置信地看着挡在他身前的夏郁薰,不知所措地问:“为什么你会在这里?”看清她脸上的红肿,南宫默立即怒吼一声,“白痴女人,谁准你突然跑过来的!”“嘶,叫姐姐,臭小子!”夏郁薰不悦地白他一眼。

夏郁薰,又是这个女人!琳娜不知所措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南宫霖刚才的紧张和关心刺痛了她的眼睛,还有南宫默,为什么连小默都对她这么在意?“那个,抱歉,无意插手你们的家务事,但我这人就是这样,行动永远快于理智。

”夏郁薰的脑袋有些嗡嗡作响。

虽然貌似把状况搞得更乱了,但是她却没有后悔,这巴掌要是打在南宫默脸上,啧啧,这张绝色的小脸可就毁了,多可惜啊!“郁薰,你和小默谈谈吧!”南宫霖挥了挥手,示意所有的人都出去。

其他人都离开后,南宫默立即关上房门,紧张地跑到夏郁薰跟前,捧着她的脸,“你这个笨蛋,疼不疼?”“默默,好疼哦!”夏郁薰抬起小脸,双眼雾蒙蒙地瞅着他,小手还牵着他的衣角摇了摇。

夏郁薰的眼镜被打掉了,南宫默看着那张素净的小脸和委屈的眸子,一阵心跳加速。

夏郁薰却在心里做老巫婆状奸笑,嘿嘿,臭小子,跟我斗,美人计我是没那个天赋啦,但苦肉计还是炉火纯青的。

南宫默手忙脚乱地俯身拾起她的眼镜,掩饰着自己的尴尬,“对不起,你的眼镜坏了。

”“没关系,我有备用啦!嘿嘿……”夏郁薰得意地从包包里有掏出一副更丑更夸张的黑框眼镜。

南宫默无奈地看着她,“你等等,我去找医药箱。

”说完翻箱倒柜地找到医药箱走过去,“我帮你擦药!”“算了,还是我帮你把!你看看你的手!”夏郁薰抢过南宫默手里的医药箱,拉着他坐下。

“刚才为什么要冲过来?”南宫默有些别扭地问。

“我也不知道,脚自己会动!”夏郁薰低着头,专心给他擦药哎,她发现这种事,她已经快熟能生巧了,身边的男人总是那么脆弱,那么容易受伤,害得她总是要英雄救美,虽然当英雄的滋味也不错啦。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南宫默咕哝。

“因为你对我也很好啊!要不是你找到我,我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所以你放心,以后有我罩着你!”夏郁薰说着,哥俩好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姐,你心情很好哦?”南宫默挑眉,跟方才南宫霖的神情极其相似。

“为什么这么说啊?”夏郁薰有些郁闷,怎么每个人都看出来了?“因为你的脸上现在写着四个字。

”南宫默说。

“什么字啊?”刚才南宫霖说她脸上写了五个字,现在南宫默又说她脸上写了四个字南宫默:“春、心、荡、漾!”夏郁薰一个枕头砸过去,“臭小子!你找死是吧!”南宫默抱住枕头,挑衅地做了个鬼脸,突然感觉连日里来心头的阴霾烟消云散。

被软禁在别墅的这些日子,他恨透了这里冰冷虚伪的一切。

可是,此刻,只因为房间里多了一个她,仿佛整个大宅都变得温柔可亲了起来。

十七年里,唯一的救赎无论是喜悦忧伤,一直都是我一个人承担,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有一个人出现,单纯地只是想要保护我。

夏郁薰懊恼地倒在身后的床上,看着头顶的天花板,“默默,你知道吗?从昨天凌晨我清醒开始,我就发现我好像根本就没有清醒!”“你到底想说什么?能理清了逻辑再说吗?”南宫默将医药箱放好,拖了把椅子,坐在床前听着她说话。

前一刻的心情还如火山之巅,这一刻却若到了幽兰谷底。

“我想说,我感觉我在做梦!一个我想都不敢想的美梦!就连刚才你妈那一巴掌都没能把我打醒!”夏郁薰突然神经质地坐起来,拉住南宫默的手,“你打我一下。

”“你疯了?打你也是我疼!”南宫默白她一眼,抽回自己那只受伤的手。

夏郁薰哀嚎一声重新倒回去,“默默,我觉得我没有疯,而是这个世界疯了。

你知道吗?冷斯辰他说,他居然说他喜欢我!”南宫默闻言惊得瞠目结舌,“姐,你病是不是还没好啊?”“去!”夏郁薰轻嗤一声,“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姐,其实还有一个可能,你该不会是梦游了吧?要不就是冷斯辰梦游了!”南宫默分析。

“你去死啦!看吧,连你都不信。

可是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

难道连恒星都能偏离轨道?”夏郁薰的世界观都快被颠覆了。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