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知识 > 天价皇后:只要不触犯到朕的底线,朕允你自由发挥

天价皇后:只要不触犯到朕的底线,朕允你自由发挥

2018-10-14 来源:依稀浅薄的爱  浏览:    关键词:历史
摘要:“乾清门快到了,别失了礼仪,你可是皇后。”“你?”沐青瑶瞪着满目的红,这男人竟然转换得如此快,嗜血起来,像林中的野兽,冷酷起来,像地狱的酷使,温柔起来,却又像一池春水,让人恨不得融化在其中,他究竟还有多少面?沐青瑶正待发作,那双修长的大手伸过来,握着她的柔荑,他的手由最初的凉如冰,到此刻的温暖,和他的人一样,转换得如此之快,这个男人实在是太高深莫测了,世间有多少人是他的对手……他的声音响起来,坚定而带着不容置疑。“朕答应你,只要不触犯到朕的底线,朕允你自由发挥。”他知道,他的话她懂,这个女人聪明绝顶,正是

“乾清门快到了,别失了礼仪,你可是皇后。

”“你?”沐青瑶瞪着满目的红,这男人竟然转换得如此快,嗜血起来,像林中的野兽,冷酷起来,像地狱的酷使,温柔起来,却又像一池春水,让人恨不得融化在其中,他究竟还有多少面?沐青瑶正待发作,那双修长的大手伸过来,握着她的柔荑,他的手由最初的凉如冰,到此刻的温暖,和他的人一样,转换得如此之快,这个男人实在是太高深莫测了,世间有多少人是他的对手……他的声音响起来,坚定而带着不容置疑。

“朕答应你,只要不触犯到朕的底线,朕允你自由发挥。

”他知道,他的话她懂,这个女人聪明绝顶,正是他所想要的,手指一握,大小契合,忽然生出一种,此生只想握此一手的想法,世上再无人能配其左右,唯有她,能与他同时攀上顶峰。

青瑶听了他的话,总算松了一口气,这等允诺算是天大的恩赐了,她再无其她想法,只求事毕能全身而退。

既然两个人说定了,也没有必要再纠缠不休,沐青瑶一用力抽出自己的手,依旧安份的坐在一侧。

而身边的男人,一张俊美绝伦的五官上布着轻笑,目光氤氲,让人看不清他的心思……就在这空档,乾清门到了。

历代只有皇后才可以从乾清门而过,慕容流尊的一生就此定局,既然沐青瑶从乾清门过了,此生再无其她女人可以从此门而过,而这一刻,他心中竟承载着庆幸,似乎此生真的只有她一人可从此门而过,其她人皆如云泥。

虽然这才是他们第二次见面……乾清门前,丝竹之声响起,缠绵悠扬,一曲终,龙辇之外的阿九公公声起:“恭请皇上,皇后娘娘下龙辇。

”太监们的声音响起:“恭请皇上,皇后娘娘下龙辇。

”乾清门前,立着朝中二品以上的大员,此时皆跪立两边,朗声而唤:“臣等恭请皇上,皇后娘娘下龙辇,祝皇上,皇后娘娘百年好合。

”沐青瑶听着这样的叫声,真有些头皮发麻,虽然她骄傲自负,但是此刻却有一些局促不安……身边的男人缓缓的起身,那白皙修长的大手伸出来,温润清凉的声音响起:“皇后,下龙辇,接受百官的朝拜吧。

”她把手放进他的大手,虽然有些不甘愿,可既然已走到这一步,还有什么可推脱的呢。

慕容流尊俊美的五官上一闪而逝的笑意,在耀眼的阳光中,牵着沐青瑶缓缓的出了龙辇,踏上白玉石阶。

一对璧人,世间万物皆失色,虽然皇后娘娘罩着霞帔,可是那玲珑的身材,立在高大挺拔的帝皇身边,是那般的相契合,明黄和大红,皆是刺目的色彩,此刻竟然释放出妖娆的光华来。

吉时到,钦天监高声地开口。

“拜皇上,皇后娘娘。

”乾清门前,齐刷刷的跪了一地:“皇上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千岁。

”沐青瑶冷着脸,不想说话,一旁的弦帝慕容流尊捏了捏她纤细的手,提醒她该有的礼仪,沐青瑶一蹙眉,缓缓的和皇帝一道出声:“起来吧。

”“献礼。

”钦天监的声音一落,立刻有右丞相楚风玉上前一步,奉上礼品,一尊玉雕的送子观音,玲珑剔透,玉光莹莹,真是难得的上好佳品,那楚风玉,脸色有些不甘。

心里那叫一个恨得直咬牙,本来一直以为语嫣才会是皇后娘娘的,他和百官精心准备了如此珍贵的礼物,没想到却为她人做了嫁衣。

弦月国历来有百官赠送礼品给皇后娘娘的习俗,是以楚风玉早就和百官准备了贺礼,一尊玉雕的送子观音,即便有钱,也未必买得到这样华贵的东西。

沐青瑶的贴身婢女莫愁上前一步接过贺礼,退到一步。

阳光照射在霞帔上,沐青瑶隐约可见楚大人的脸色极是难看,文武百官正弯腰等着她的话,她脸色冷冷的,根本不想开口,一旁的慕容流尊再捏了一下她的手,这次竟用了几许力气,疼得她蹙眉,只得缓缓的开口。

“臣等不敢居功,”百官齐答,今日这百官之中少了沐痕,因为沐府大喜,丞相留在府里招待客人,是以皇上特准了他不用到乾清门来参加这百官朝拜的仪式。

“送皇上,皇后娘娘。

”一干人又跪下来了,沐青瑶松了一口气,早点结束早好啊,她好累啊,头上的霞帔快压扁她的头了,若不是一只手被慕容流尊握着,另一只手拿着苹果,她真想用手揉揉脖子,估计明儿个脖子都僵了,而且肚子好饿啊,一大早起来到现在,都午时一刻左右了,她还滴水未进呢!“臣等恭送皇上,皇后娘娘。

”帝皇帝后下了白玉高台,重新上了龙辇,穿过乾清门,直往后宫而去……凤鸾宫,后宫之首,皇后娘娘的宫殿,金碧辉煌,琉璃镶瓦,光芒闪烁。

宫门前,此时立了无数的宫女和太监,一看龙辇过来,全部小心的跪下来,四周寂静无声,只有阿九公公的清悦的声音响起来:“皇上,皇后娘娘请下龙辇。

”慕容流尊下了龙辇,照旧牵着沐青端……沐青瑶盯着那只手,翻白眼,翻江倒海咒慕容流尊,这男人根本就是假仙,真会演戏,人长得俊,摆上姿态,估计谁都会相信吧,明天这宫里大概就会谣传出皇上宠爱皇后娘娘谣言。

“奴婢(小的)见过皇上,皇后娘娘。

”太监和宫女齐声开口,此时跪在最上首的是凤鸾宫的女官和总管太监。

“起来吧,”慕容流尊冷沉幽暗的声音响起,太监和宫女越发小心谨慎,缓缓的应声:“谢皇上,皇后娘娘。

”一干人站起身退到一边,四名大宫女上前一步,施了一礼,伸出手接过沐青瑶的手臂,踏上凤鸾宫门前的石阶,送皇后娘娘回寝宫,现在时间还早,皇上要到中德殿去招待用宴的大臣,至卯时方过来凤鸾宫。

“奴婢(小的)等恭送皇上。

”凤鸾宫的寝宫内,喜气的红绸挂得到处都是,象征着百年好合的红烛高高的燃起,朱红色的雕花大床上铺着锦缎百子被,鸳鸯枕,正中的圆桌上摆满了精致的膳食,还有糕点,古铜色的金樽中,此时倒满了酒,整齐的摆放着,这是卯时,给皇上和皇后娘娘喝交杯酒的。

可是沐青瑶被宫女一扶进去,坐在雕花大床上,不到二分钟,便把苹果扔在一边,伸手扯掉了头上的霞帔。

四名宫女大惊失色,慌恐的跪下来:“皇后娘娘,使不得,这红盖头要等皇上用金杆挑下来才行。

”沐青瑶脸色一沉,周身便罩上了凉薄如霜的冷意,今儿个她被摆布了大半天,受够了,才不会理会那个男人,爱咋样咋样,她现在受不了头上这个金冠了,虽然华贵又价值连城,可是却能要人命。

那四名宫女一看皇后娘娘不但扔掉苹果,拿掉霞帔,还要把凤冠摘下来,当下脸色青郁郁的几乎快抽了过去,连连的叫起来。

“皇后娘娘,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此乃不吉利的啊。

”“不吉利,我倒要看看有多不吉利,”沐青瑶瞪向地上的四个女人,身着华丽的宫装,年龄偏大一些,但个个秀美温婉,她们的身份,比起那些普通的宫女,又高了一个层次。

莫愁已经帮沐青瑶拿掉了头上的凤冠,沐青瑶只觉得脑袋一下子轻松了,整个人舒畅了,连呼吸都均匀了,先前差点没累晕过去,掉头望向身边的凤冠,说实在的,这凤冠美则美唉,可惜却让人吃不消,这大大小小的珠子加在一起,怕有二十斤,竟然都堆在头上,能让人受得了吗?“你们都起来下去吧。

”沐青瑶挥了挥手,吩咐地上的四个宫女起来下去,现在她肚子饿了,想吃东西了,可又怕吓着这些婢女,这些宫女久经宫中,把礼仪看得比什么东西都重要,而她没有一点按规矩办事的地方,她们岂止是害怕二字……“是,皇后娘娘,”四名宫女听着皇后娘娘冷冽的声音,不敢再多说什么,缓缓起身退下去,为首的是凤鸾宫的女官,抬眸看了沐青瑶一眼,就在这一眼中,沐青瑶看到了她眼中的不屑,似乎还有微的错愕,连后飞快的低下了头。

沐青瑶脸色一冷,她绝不容许任何一个不忠的人留在凤鸾宫里,置危险于自己的身侧。

“皇后娘娘?”四个人同时停住了脚步,恭敬的弯腰等候着,沐青瑶直指为首的宫女,淡淡的随意的开口:“你叫什么名字。

”“回皇后娘娘,奴婢乃凤鸾宫的女官画眉。

”“好,下去吧,”沐青瑶问完,挥手让她们四个人退下去,诺大的寝宫只有几个卑微的小宫女立在门边,莫愁见小姐神色有异,上前一步恭敬的询问:“小姐,出什么事了?”沐青瑶的黑瞳闪过嗜杀的光芒,定定地望着那燃烧的红烛,唇角浮起阴冷的笑。

“只怕这凤鸾宫里要换血了。

”其实不用想也知道,这皇后之位,本来应该是楚家的,现在自己坐上了,身为楚家人的太后娘娘岂会心甘情愿,而她在宫中多年,这宫中不说只手遮天,也差不了多少,何况一个小小的凤鸾宫,怎么可能没有她的人,说不定这宫里宫外,都是她的心腹,所以她们凡事要当心。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