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养生 > 周天豪再也扛不住死亡的压力,噗通一声跪下,抱着林豹大腿

周天豪再也扛不住死亡的压力,噗通一声跪下,抱着林豹大腿

2018-10-17 来源:自由得像风  浏览:    关键词:
摘要:他看着才三十多岁,脸上有一道刀疤,让他的容貌显得很狰狞。“怎么?豪哥?见到老朋友,难道不高兴啊?”那林豹施施然走了过来,也不管周天豪几人,自顾自的坐到对面的座子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周天豪。周天豪毕竟是一方大佬,强压下心中震惊道:“林豹,我没想到你还敢回来?”“我当年受你所赐,这脸上的刀疤和腿上的枪伤还在,时刻不敢忘记啊。”林豹一笑就扯动他脸上的刀疤,显得异常狰狞。“这些年,我跑到海外,没日没夜的练拳,为的就是今天。”“咱们不能好好坐下来谈谈?”周天豪最后试着讲和一下。“可以,让我也砍你一刀,打你一枪再说。”

他看着才三十多岁,脸上有一道刀疤,让他的容貌显得很狰狞。

“怎么?豪哥?见到老朋友,难道不高兴啊?”那林豹施施然走了过来,也不管周天豪几人,自顾自的坐到对面的座子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周天豪。

周天豪毕竟是一方大佬,强压下心中震惊道:“林豹,我没想到你还敢回来?”“我当年受你所赐,这脸上的刀疤和腿上的枪伤还在,时刻不敢忘记啊。

”林豹一笑就扯动他脸上的刀疤,显得异常狰狞。

“这些年,我跑到海外,没日没夜的练拳,为的就是今天。

”“咱们不能好好坐下来谈谈?”周天豪最后试着讲和一下。

“可以,让我也砍你一刀,打你一枪再说。

”林豹冷笑道。

“这么说,是没得谈了?”周天豪低沉声音道。

“你不要以为修成内劲就能为所欲为。

”“哦?你也知道内劲?”林豹不由看了他一眼,哼道:“既然知道内劲,还不束手就擒?你不会不知在内劲高手面前,你这区区几个护卫,简直土鸡瓦狗。

”“哈哈,林豹,你以为只有你有内劲吗?”周天豪仰天大笑。

他猛地一拍桌子道:“郭师傅,看来还得请你出手了。

”郭威微微额首,对旁边站着的年轻人道:“东山,你去试试他。

”穿着紧身练功衫的年轻人点点头,走到林豹面前,摆出一个请的姿势。

“东山是我手下大弟子,跟了我十几年,内劲已经入门,想来收拾这个林豹不成问题。

”郭威自信地道。

“呵呵,你就让这个小子来送死?”林豹轻蔑一笑,看着东山道:“区区内劲入门,也敢来挑衅我?我会留你全尸的。

”“找死。

”东山是年轻人,又天天习武,哪能受得了这样的激。

身形猛地一动,已经冲了过来。

就见场上人影几乎一触即分,一个身形倒飞出去,轰然砸在墙壁上面,把整个仿古小楼都震动的颤了颤。

“东山!”郭威早在两人接触时就脸色大变,忍不住叫出来。

这时众人才看到,飞出去的那个正是东山。

他胸口有个拳印,直接凹进去。

整个人贴在墙壁上,软成一滩泥。

“你徒弟还没死呢,该轮到你了。

”林豹咧着嘴笑着,眼中闪过嗜血的光芒。

郭威心中一寒,早没了初来的自信。

东山算是他弟子中最强的,却连这人一拳都接不下,那他的功夫岂不是要比自己还要高?但这个时候没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郭威缓缓站起来,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走到林豹身前,抱拳道:“在下本市威盛武馆馆主,形意拳郭威,不知道兄弟是何师承。

”“扯这些的没用,我的师父都在海外,和你们大陆没半点关系,还是快来送死吧。

”林豹冷声道。

“哼,你太狂妄了。

”哪怕自知不敌,郭威也忍不住被激怒,运起内劲就冲了上来。

“噼里啪啦!”两人瞬间拳脚相撞了七八次,众人只能看到两个黑影在桌前空地上面战成一团,每一拳每一脚都带起呼啸的劲风,他们战到哪里,哪里的花瓶、桌子、摆设都被撕的粉碎。

“这就是内劲武者?太可怕了。

”周天豪心中忍不住冷汗直冒。

他现在才知道自己坐井观天了,在楚州盘踞十几年就以为天老大他老二,却不知道外界有不知道多少伸只手就能捏死他的人。

“这一战之后,哪怕花大价钱也得招一个内劲高手当保镖啊,否则什么时候被杀了都没人知道。

”他心中想着,但更祈祷郭师傅能赢,否则连今晚这劫都度不过去。

只听‘乒’的一声,场中的人影骤分,一个人站在原地,一个人连连倒退了七八步,身形摇摇晃晃。

众人定睛一看,不由心中冰冷,倒退那人赫然就是郭威。

只见他身形颤抖,嘴角带着一丝血迹,苦笑道:“没想到阁下竟然已经内劲大成,是我小看天下英雄了。

”林豹只是微微有些喘气,显然战斗力保存的非常完好,他傲然道:“你这样呆在小地方的,又怎知天下之大?我十几年来有幸拜在一位武道宗师门下,听他指点。

在海外佣兵界出生入死,用战场磨砺拳术,才能这么快到达内劲大成的境界。

像你这样的温室花朵,不要说仅仅内劲小成,便是我实力和你相同,生死搏杀,也是你死我伤。

”“原来是宗师门下?难怪如此,我输的不冤。

”郭威脸色一变,只能长叹。

此时周天豪等人早就心坠入无底深渊,见林豹看过来,周天豪怒喝一声:“快动手。

”他背后的两个枪手是花大钱请来的,号称枪法如神,是周天后最后的依仗。

只见他们刚掏出手枪,还没来得及开枪时,那林豹猛地抓住桌子上摆放的筷子,飞射而出,就插在了两人的手上。

“啊!”只听一声惨叫,两人手中的枪齐齐落地,手上插着一根指许粗的木筷子,只能抱着手腕痛呼。

从林豹出场到现在,不过区区十分钟,周天豪这边的战力就伤的伤,残的残,只剩下带伤的阿彪和坐在那里喝茶的陈凡。

林豹眼中压根没这两人,他一步步的走向周天豪。

周天豪此时面如死灰,两腿直颤,还是强忍着道:“林兄,我们当年也没什么仇怨,只是抢地盘而已。

你现在习武大成归来,正是大展身手的时候。

兄弟我可以把产业让给你一半,咱们平分楚州,如何?”“呵呵,你以为我会看得上你那点家产?”林豹脚步丝毫未停。

阿彪刚挡在周天豪身前,就被他一个甩手扔到了身后,躺在地上爬不起来。

“我在海外纵横这么多年,论产业比你的只高不低。

周天豪,你被这个小地方拘束住了,遮住了你的眼界,你只是只井底的青蛙罢了。

”林豹走到他身前,用手背拍着他的脸,笑眯眯的道。

“豹哥,豹哥,是我的错,我是只井底之蛙,你饶了我吧。

”失去最后的依仗,哪怕是一方大佬,此时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他颤抖着道:“你也知道,我是跟着魏三爷的。

你、你如果杀了我,魏三爷不会放过你的。

”“魏家?好大的威名啊。

”林豹冷笑一声:“我现在杀了你,拍拍屁股走人,他魏家还能去海外抓我不成?真有这能耐,你周天豪就不是盘踞一市,而是纵横天下了。

”“是,是,是,豹哥说的是,您就绕我一条小命吧。

”周天豪再也扛不住死亡的压力,噗通一声跪下,抱着林豹大腿,猛地磕头道。

再是大佬,在生死面前也会恐惧,甚至比一般人更恐惧,因为他尝过权力和富贵的滋味,所以更害怕失去生命。

“哈哈哈。

”林豹得意的狂笑,看着昔日把他撵的如丧家之犬的仇敌跪地磕头,只觉憋在心中十几年的郁闷烟消云散。

郭威抱着胸口,站在那进退不得,心中叹息:‘今天真是一招算错,满盘皆输啊。

’而阿彪趴在地上,看着在楚州威风八面的大佬如今只能跪地求饶,心中无比苦涩。

早知道这样,他当年就跟着师傅学拳,无论如何也得入了内劲,那会是何等威风啊。

这时候,旁边忽然有一个声音传来:“周天豪,你只要给我一千万,我就救你。

”“谁?”林豹猛地停住笑声,不悦的看去。

就见一个清秀少年背着众人,趴在窗户边,看着远处湖面的景色,仿佛完全无视三楼内的所有人。

“你是谁?”林豹皱着眉头道。

他上楼时看到过这个年轻人,但他眼里哪有这样的小家伙。

注意力全放在郭威、周天豪和两个枪手身上了。

现在看来,所有人都见识了他林豹的凶残,这小子还敢这般发话,显然是有什么依仗的。

林豹纵横海外多年,在枪林弹雨下活下来,凭的除了一身武力,就是处处小心。

哪怕面对个看似普通的年轻人,他也不愿意小觑,否则阴沟里翻了船就完蛋了。

“怎么样,周天豪,你答应不答应?你只要答应一声,我就把这个刀疤脸收拾了。

”陈凡继续道。

周天豪跪在地上,那真是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内心告诉他,连郭威和两个请来的枪手都败了,你个小子能有什么用?但这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不管不顾都要抓住,毕竟他已经在生死边缘了。

“哦?把我收拾掉?好大的口气啊。

”哪怕以林豹的城府,也忍不住怒火升腾,脸上的刀疤泛着血气,越加狰狞了。

陈凡施施然的转过身来,背靠窗户,看着林豹道:“你区区一个内劲大成,我凭什么不敢说。

要是你师父站在我面前,还能和我过几手。

”“你找死。

”林豹脸色猛地一变,眼中杀机大盛。

在他心中,他那位武道宗师的师父简直是神人一样,他无数次见到师父在万军丛中击杀对手,谈笑而去。

无论是一国政府军,还是大国情报局特工,都拿他师父无奈何。

他师父哪怕在海外华人圈之中,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小子竟然敢这样羞辱他师父,简直该碎尸万段。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