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科研 > 《这个男人来自地球》电影就一个场景,无画面可言

《这个男人来自地球》电影就一个场景,无画面可言

2018-10-18 来源:朝朝日日  浏览:    关键词:这个男人来自地球
摘要:如果一个旧石器时代晚期的人一直存活到了现在呢?带着这个问题,我看了一个传言是“科幻片”的故事《这个男人来自地球》。电影就一个场景,无画面可言,主角John是一个大学历史教授,他即将搬走并离开所供职的大学,他的一些老朋友也是同事(人类学家、生物学家、考古学家、心理学家,信仰宗教人士)过来他家为他告别和送行。在朋友们的种种好奇与鼓动下,John突发奇想决定跟他们谈谈自己的身世,所谓“以真实的身份向大家告别”(John提到他以前从没这么做过)有点像围炉夜话,John介绍自己是14000年的Cave man,那些

如果一个旧石器时代晚期的人一直存活到了现在呢?带着这个问题,我看了一个传言是“科幻片”的故事《这个男人来自地球》。

电影就一个场景,无画面可言,主角John是一个大学历史教授,他即将搬走并离开所供职的大学,他的一些老朋友也是同事(人类学家、生物学家、考古学家、心理学家,信仰宗教人士)过来他家为他告别和送行。

在朋友们的种种好奇与鼓动下,John突发奇想决定跟他们谈谈自己的身世,所谓“以真实的身份向大家告别”(John提到他以前从没这么做过)有点像围炉夜话,John介绍自己是14000年的Cave man,那些教授开始觉得好奇,于是开始问各种问题他说他经历了冰川、地球变暖、巴比伦文明、佛陀时代、基督时代、与哥伦布一起历险、与凡高交往等等,一直没死,且容貌一直保持在35岁的状态。

教授们试图找到他的漏洞,但他一直对答如流。

直到开始谈到他是“基督”的原型时,大家开始紧张,恐惧不舒服了起来。

尤其是其中有一个信仰上帝的基督徒。

而后一个心理学家“逼迫”John承认这是个骗局。

他真的给了一个完美的解释,承认这是个故事。

大家陆续走了,心理学家最后却无意听到John曾用的名字就是自己爸爸的名字。

然后John说出了心理学家的母亲名字,小狗名字。

而后他激动死了。

故事戛然而止。

我的个人感受是,无法确定,无需选择信或者不信。

就像这些人类学者,心理学家,生物学家等等,都无法找出某种逻辑来证明对方所说的一切。

用我们目前已有的知识或者逻辑,这个故事是真是假,都无法给出证明。

一切如此荒谬也如此合理。

回到我最初带着的问题,因为人类的生命是有限的,所以我也很好奇如果有一个人活了很久很久,就像他一样活了14000年,是否对世界的本源有一点认识。

其实我是有所期待的,如果有一个连续的活了很久很久的人一定能更有智慧吧。

可里面设定的并不是。

窝在仔细想想发现也是。

他就算能活很久也始终无法超越他自身的时代,局限的认知。

他就算有无尽的时间依然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他是谁。

因为他也只能看见他目之所及。

且再也回不去之前,且也无法跑到未来。

只是存在而已。

他活得很普通,因为不老每十年得搬一次家,为了继续活下去而努力……他对人类没有太多要说的,大地沧海桑田,已永远“无家可归”,存在的只有记忆,以及每日的知识爆炸和更新……他无法超越时代和自身的限制,超越人类的智慧。

就算修了10个博士学位,也一样。

这,我只能说永生吧也不见得有啥作用。

尤其是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是永生的话。

这一切都挺荒谬的。

老实说,虽然豆瓣上很多人都说这个故事有多么好。

甚至打了高分。

但于我而言,我看到的是一场“精神互撸”---指一帮人说着他们自己也似懂非懂的概念,讨论一些他们自己也似懂非懂的东西,越说越嗨,共同营造智力上升的快感。

而观众估计也陷入了这种快感中。

我也一样,一度开始想很多没有发生的事情。

我一直警醒自己要注意这种情况的出现,因为我要更多地去看正在发生的事情,并且把正在发生的东西看实。

作者说这么一个故事,于我个人感受而言,我感受了一种彻底的怀疑论,人生荒谬一切且都可被解构。

这也许就是尼采说的:“上帝已死,一切价值须得重新评估”。

我们已经处在后现代主义社会了。

失去了真实,真理。

无论神话,宗教,信仰似乎都可以被重新解构。

而科学一直教会我们的是质疑一切包括科学本身。

顺便说一句。

在日常真实的生活中,我体会的“人生的荒谬”有两种,一种是“真假倒错”---指有时假的比真的还真,真的比假的还假。

很多时候会发现自己原以为真的东西,其实是假的。

第二种是“随机过程”--有时运气对成功的贡献比努力大得多,有时看起来是随机捏造的因果。

有时无法确定什么是真的,(ps,这里的真假不是单纯指逻辑的对错啦啦啦)而我们又希望自己原以为是真的东西就是真的,希望自己至少有获得真相的可能。

----这也许是我们有时思考很痛苦的根源。

照我目前的思考,我反倒觉得这个已然是不可能了。

有没有真实得另说。

而我们也没有办法跳脱我们的自身某种局限。

去真正看到真实,好在,我已经不觉得这些有什么需要再讨论了,自从超炫理论,量子力学等理论和研究的出现。

我日渐对那种哲学上的思考,形而上学,决定论,真实存在等等很多议题没有太大的感觉了。

我开始假设,可能人生本来荒诞。

但我们还可以用努力来去远离哪些虚无的感受。

我喜欢加缪说的:除了没用的肉体自杀和精神逃避,第三种自杀的态度是坚持奋斗,对抗人生的荒谬。

我们本来是一只快乐的猪(童年期的我们),不知忧愁不知很多东西,好奇但很开放,不执着却也很郑重的对待每一天。

而后长大了,开始发现现实和理想之间有一条沟堑。

有冲突。

又不知道如何去解决。

有一些人还会遇到大量的挫折。

而后开始习得性无助,无力改变。

这种无力感渗透进生活会引起很多负面的情绪,也许能导致抑郁。

也有一部分人认为可以改变,像尼采。

只是太强烈了,尼采的结果我们都知道了。

而加缪提出了第三种解脱痛苦的方法。

就是直面人生的荒诞,虚无,无意义。

但努力奋斗。

而于我而言,我也做不到这般的斗士。

我只想再次回到婴儿的状态,保持好奇,但又有能力去实现某些我们想要的“真善美的存在”与其期待某些现实中的“真善美”,不如努力去创造这些来得痛快。

我是这样思考的,我们时间有限,除了去满足自己的消费,成长。

除了世俗的成功,似乎也的可以去把自己和这个社会联结起来。

这好像不是为了什么,而仅仅是为了自己。

因为我依然有很多不满,而我在保留这些不满。

比如对自己的不满,对社会的不满。

也焦虑也迷茫,但我不想盲从了。

随着日渐的长大,渐渐发现我们的教育好像是把我们当做植物园里的养殖的番茄。

计算好雨露,光照。

然后像生产流水线上的作业一般。

一批一批地生产出来。

不问我们也不教会我们思考:自己真正喜欢的是什么?该怎样思考?该如何反思?想要去做什么?好了不教就不教吗?我们自己思考。

但要想清楚自己是谁,自己真正想要做什么?我只能通过心理咨询的方式把一个人的内心真正引导出来,帮助他成长成自己的模样。

而成长不是我告诉你的,也不是你哪天灵光一闪拍拍自己的脑袋就知道的。

必然地经历很多尝试,且看到更多的生活的的可能方式,才可确立自己的方向和目标。

而所有的这些,我目前的经验所得是需要先认识自己,然后提升能力,找到兴趣,最终找到热爱的领域,然后去扑腾。

当然这中间最需要的能力是:自我反思,自我期待,相信自己。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