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母婴 > 曹斌稍稍提个名字就能名垂千古史上留名,是个人都会眼红!

曹斌稍稍提个名字就能名垂千古史上留名,是个人都会眼红!

2018-10-18 来源:邓尚强讲故事  浏览:    关键词:牛肉干,李丰,曹斌
摘要:程咬金的脾气像个老小孩儿,来得快去得也快,刚才还对李丰满横鼻子竖眼一脸地不待见,没过一会儿儿,就又与李丰满勾肩搭背并骑而行。队伍又向前行了五十余里,天至正午,余暑未消,程咬金一声令下,让队伍找个靠近官道且宽敞近树的凉爽处埋锅造饭,休息半个时辰。翻身下马,解开脖间的衣襟,以手为扇不停地扇风,酷暑虽过,可是这秋老虎也是厉害,大中午的仍是很热。程咬金接过程魁递来的水袋痛饮了一气,想起李丰满,正要将水袋递与他消凉解暑,却不想一回头就看到老富贵儿与根福二人,正一手捧着一个茶壶,一个手端着一盘点心站在李丰满的身前,李

程咬金的脾气像个老小孩儿,来得快去得也快,刚才还对李丰满横鼻子竖眼一脸地不待见,没过一会儿儿,就又与李丰满勾肩搭背并骑而行。

队伍又向前行了五十余里,天至正午,余暑未消,程咬金一声令下,让队伍找个靠近官道且宽敞近树的凉爽处埋锅造饭,休息半个时辰。

翻身下马,解开脖间的衣襟,以手为扇不停地扇风,酷暑虽过,可是这秋老虎也是厉害,大中午的仍是很热。

程咬金接过程魁递来的水袋痛饮了一气,想起李丰满,正要将水袋递与他消凉解暑,却不想一回头就看到老富贵儿与根福二人,正一手捧着一个茶壶,一个手端着一盘点心站在李丰满的身前,李丰满正低着头吃得不亦乐乎。

程咬金的心理一下就不平衡起来,不由回头狠瞪了程魁一眼,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同样都是随从下属,怎么别人家的就知道带上茶壶点心,而自己身边的却只知道带上一个破水袋?曹斌也是一样,甚至比程咬金还要苦逼一点儿,人家老程赖好还有人给递上水袋,可他曹某人身边却连个屁都没有,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眼前这一老一少在他的眼前秀来秀去。

“那个,程伯父,曹兄,要不你们也一起来点儿?”察觉到两道炙热且饱含了怨气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的后背,李丰满回头一望,轻笑着客气了一句:“茶是咱们自家炒制的承德茶,正宗醇香,绝对比市面上那些大批量生产出来的茶叶味道更好。

还有这牛肉干,是出来之前我亲自配料腌制,牛肉新鲜肥嫩,酱料咸辣相宜,绝对筋道可口,回味无穷!”程咬金与曹斌同时吞咽了一口口水。

茶水也就罢了,两个武将根本就不好这一口。

但是那个牛肉干可着实让他们心动,牛肉啊,在这个时代可是稀罕物,除非是赶巧正好碰到有耕牛老死或是病死,他们想吃一口牛肉简直是难比登天。

不管是程咬金还是曹斌,他们都快记不得上一次吃牛肉是在什么时候了,连牛肉的味道都快忘得差不多了。

“如此,那老就不客气了!”程咬金伸出大手,一把便将盘中的牛肉干抓了近一半出去,李丰满的嘴角一抽,这老东西,好不要脸,我刚才只是随便客气一下,你随便吃一片也就罢了,这一下卷走了一半算怎么回儿?“贤弟既有如此诚意,那为兄也不跟你客气了!”见程咬金出手,曹斌也不甘示弱,在程咬金之后,亦是大手一挥,剩下的那半盘牛肉干也失去了踪影。

尼玛!这是遇上强盗了!两个人都习惯了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拿到牛肉干也不例外,张开大嘴,一把全都塞到了嘴巴里,嚼啊嚼啊嚼,越嚼越得劲,越嚼越有滋味,但是却有一种怎么嚼也嚼不烂的感觉,特么嘴巴都快抽筋了,口中的牛肉干还是一团干硬。

“贤弟,你这牛肉不对啊,怎么嚼来嚼去也嚼不动啊?”曹斌的嘴都麻了,出声抱怨,好吃是好吃,味道也是绝佳,但是这咽不到肚子里你说难受不难受?程咬金也是一样,他的牙口一向很好,平时吃鸡的时候,一高兴甚至能连鸡骨头一起给嚼碎了往下咽,这牛肉没道理比鸡骨头还硬啊?“两位,牛肉干不是这么吃的,你们太心急了!”李丰满这一刻很心疼自己的牛肉干,有一种所托非人的感觉。

他辛辛苦苦忙活了数日,又是找牛肉,又是晒酱料,好不容易才搞出了几斤可口的肉干,现在却被这两个莽夫糟蹋,心好痛。

什么是暴殄天物,什么是牛嚼牡丹,这特么就是!“看好了,这才是吃牛肉干的正确姿势,都学着点儿!”李丰满抬手扬了扬他刚还没吃完的一块肉干,顺着牛肉的纹理轻轻一撕,一根小小的肉条被撕下,缓缓放到嘴里,轻轻咀嚼,让牛肉的质感与酱料的香气充分在味蕾之间弥散,完美!程咬金一瞪眼:“一次只吃这么一点儿,娘里娘气的一点儿也不爽利,非大丈夫所为,老夫要吃就得这么大口着来,痛快!”死不认错,程咬金继续大口咀嚼,想要凭借着他铁齿铜牙一般的咀嚼力,将口中所有的牛肉干全部干掉!曹斌面色一苦,领导都已经做出了表率,他能怎么办,就是把牙齿全都嚼碎了得也吃啊,自己吞的牛肉干,含着泪也要把它全部吃完!只是嘴巴好痛,牙齿好酸,都特么快要麻木了!见二人准备死抗到底,李丰满也不再劝说,慢条斯理地嚼着他的牛肉丝,还时不时地饮上一杯茶水,静静地看着两个人的表演。

终于,五分钟后,程咬金一使劲,一瞪眼,咕咚一声,一大团牛肉全都被他给咽了下去。

“爽!就是这个味儿!”脸憋得有点儿红,不过面子不能丢,程咬金再次扫眼向李丰满看来:“贤侄,还有吗,再给伯父来点儿!”“我……我也要!”曹斌也不客气,哪怕嘴里的肉干也没完全咽下去,也急不可待地开口讨要。

平心而论,这牛肉干虽然不太好嚼,但是这味道绝对是赞得一批,确实回味无穷,若是按照李丰满刚才介绍的吃法,一次只嚼一丝丝,绝对是这世间最难得的美味。

“根福,去再取两包过来!”李丰满倒是一点儿也不小气,直接让根福又去了两个小包,全都是油纸包裹,每一份大约有半斤左右,程咬金与曹斌二人一人一份。

“牛肉难得,上次花了大价钱,总共也就购得十余斤而已,制成肉干之后,只有七八斤左右,望伯父还有曹兄莫再糟践,省着点吃!”李丰满苦口婆心,实在是不忍自己的杰作被两个粗人给糟蹋了。

这时,有卫兵拿来一张皮毯铺在地上,几人遂席地而坐,将肉干及茶水摆在中间。

程咬金与曹斌虽然嘴上硬的一批,但是再吃牛肉干的时候,却是再也不敢大把大把地往嘴里塞,不自觉地全都变得斯文了起来,把牛肉干撕成小缕,一点点地咀嚼口味。

还别说,这么吃虽然不太爽利,但是确实是别有一番滋味,美极!“小子,你似乎一点儿也不好奇那吴王派人来的目的?”程咬金吃一口肉干,喝一口茶水,同时轻瞄了李丰满一眼,出声向他询问。

这小子也太能沉得住气了,杨钊那波人离开已经有近两个时辰了,可是李丰满却一点儿也没有去御冕问询晋阳公主的意思,哪怕现在暂时歇脚,也不见他有丝毫的着急心切。

“有什么好好奇的?”李丰满不以为意地轻撇了撇嘴,“不过是有人看到这里有一块好吃的蛋糕,想要过来咬一口罢了。

”程咬金轻轻点头,这小子果然是什么都明白,看得透彻。

虽然他并不知道蛋糕是什么玩意儿,但是这咬一口他却是听得明白,跟程咬金心中的猜想仿佛,吴王这是看中了李丰满身上的功劳,想要来掺一脚,分润一些过去。

只是没想到晋阳公主的态度会如此强硬,几乎想也没想就直接给拒绝了。

这很正常,晋阳公主与废太子毕竟是嫡亲兄妹,再怎么他也不会帮着别人来对付自己的亲大哥。

吴王的算盘,打错了。

当然,这也说明,皇上的桃代李缰之策已然初见成效,连吴王李恪都相信了废太子已死的消息,真把现在的李丰当成了一个运气不错的冒牌货,否则的话,他绝对不会这么蠢地让人来说服晋阳公主。

“你小子倒是没有糊涂,吴王只是第一个而已,接下来肯定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但凡消息灵通一点儿的势力都会盯上你,你心中可是已经有了计较?”功劳太大,只要稍稍提个名字就能名垂千古史上留名,是个人都会眼红,李丰现在只是一个冒充废太子的罪民而已,这么大的功劳他吃不消。

晋阳公主倒是一个不错的挡剑牌,但是她可以为李丰拒绝一次吴王,难道她还能这么一路全都拒绝下去吗?若是当今的太子也想分一杯羹,或是长孙家也想沾沾光,她还能拒绝得了吗?一个是嫡亲兄长,一个是亲娘舅,都是至亲,怎么拒绝?李丰满眯着眼睛,淡声道:“下次再有人,不必再去向晋阳公主禀报,让他们直接来找我就好!”“不用老夫出头给你挡下?”李丰满摇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以后小侄还要在长安讨生活,这些人迟早都要面对!”曹斌有些听不明白二人的对话,不过牛肉干他吃得很嗨啵,一听似乎有人要找李丰的麻烦,二话不说,直接拍着胸脯道:“兄弟放心,有哥哥在,谁也别想欺负你!你现在可是咱们玄甲军的监军校尉,我看谁敢来找你的麻烦?!”“有曹哥这句话,小弟就放心了!”李丰满突然笑着看向曹斌,一脸感动,“如此的话,下次再有人来,就要劳烦兄长在后面为小弟撑腰了!”“木得问题!包我身上!”曹斌的胸脯拍得啪啪响,程咬金在旁边看得有点儿心累,什么都不知道你瞎保证个几巴,这里面的利害你分得清么,知道李丰这厮接下来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人么你就强出头?!这个二货,都特么被人给卖了还这么开心,真不知道他这些年是怎么爬到果毅都尉这个位置上的。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