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母婴 > 昭嫆执着绢帕掩着口鼻,轻咳嗽了两声

昭嫆执着绢帕掩着口鼻,轻咳嗽了两声

2018-10-18 来源:小橙程娱乐  浏览:    关键词:
摘要:“十九叔!!”一个炸裂般的声音从外头响起,是弘旺来请安了。 俗话说得好,背后不能说人坏话啊! 弘旺一张小脸已经紫涨,也不晓得是羞的,还是气得,或者二者兼而有之。但弘旺不曾忘了规矩,生生忍着怒意,先上前给昭嫆见了礼:“给皇玛嬷请安!” 昭嫆执着绢帕掩着口鼻,轻咳嗽了两声:“我说旺仔啊……”弘旺素来是个清纯又阳光的蓝孩纸,如今……竟然真的纵欲起来了?昭嫆打量着他紫涨的脸颊,又觉得不像。 昭嫆真斟酌这该如何委婉地提点他一下,弘旺却早已忍不住,他上前一步道:“皇玛嬷!您别听十九叔胡说八道!十九叔的性子,何曾有一日

“十九叔!!”一个炸裂般的声音从外头响起,是弘旺来请安了。

俗话说得好,背后不能说人坏话啊! 弘旺一张小脸已经紫涨,也不晓得是羞的,还是气得,或者二者兼而有之。

但弘旺不曾忘了规矩,生生忍着怒意,先上前给昭嫆见了礼:“给皇玛嬷请安!” 昭嫆执着绢帕掩着口鼻,轻咳嗽了两声:“我说旺仔啊……”弘旺素来是个清纯又阳光的蓝孩纸,如今……竟然真的纵欲起来了?昭嫆打量着他紫涨的脸颊,又觉得不像。

昭嫆真斟酌这该如何委婉地提点他一下,弘旺却早已忍不住,他上前一步道:“皇玛嬷!您别听十九叔胡说八道!十九叔的性子,何曾有一日靠谱过?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岂能取信?” 昭嫆汗了一把,按理说做侄儿的数落叔叔不靠谱、不值得取信,是极为无礼的,但是弘旺这话说得还真的蛮贴切的,小禝儿的品行,的确还不如弘旺这个侄儿稳重靠谱呢! 小禝儿恼了,他横眉瞪了弘旺一眼:“你个臭旺仔!我哪里不靠谱了?我说得句句属实!那个董氏走路一瘸一拐扶着腰肢,我可全都是亲眼瞧见的!皇额娘,栀娘也瞧见了,你若是不信,儿子叫人把栀娘唤过来!” 庭栀啊……沈庭栀与旺仔的董氏那可是选秀时候就结下的情分了,小禝儿兴许会造董氏的谣,但庭栀断然不会。

弘旺急忙道:“事情才不是那么回事!董氏只是不小心从床上摔了下去,扭了腰而已!” 小禝儿大大地“切”一声,一副鄙夷的样子:“怎么就那么巧?好端端人竟会从床上摔下来?肯定你是干了什么,才叫她摔下去的!”弘旺脸色一囧,支吾着道:“我……我也没干什么,就是跟董氏咯吱着玩呢,没想到她竟然那么怕痒,直接一个骨碌翻床下了。

” 昭嫆囧了,但是……这种事情,感觉跟董氏那个笨丫头倒是蛮相符的。

小禝儿露出狐疑的神色:“真的只是这样而已?” 弘旺气得跺脚:“十九叔!!!” 见弘旺一副几欲暴走的模样,小禝儿也晓得弘旺被起到了极点,便不敢继续撩拨他了,于是尴尬咳嗽了两声,“额……那就算是这样吧!” 弘旺气得咬牙切齿:“什么叫‘算是这样’!本来就是如此!!” 昭嫆暗道,弘旺如此气急败坏,便可见真的是小禝儿想法太邪恶了,冤枉了他大侄子了。

不过这个董氏倒真的极得弘旺的喜爱,弘旺如今只有两个侍妾格格,一个是从前屋里的通房丫头金氏,是个身材婀娜的,然后便是这个董氏格格了。

两个格格,一个住西厢、一个住东厢,但旺仔自打纳了这个董氏,便极少叫那个金氏伺候了。

皇子阿哥每日的课程是十分繁重的,请了安之后,小禝儿和弘旺叔侄就得赶着去尚书房读书了。

一直到傍晚时分,才能回到西园。

弘旺回到桃源书屋,便解下了身上的紫貂斗篷,撂给了贴身太监徐沛忠,当口问他:“你董主子可好些了?”徐沛忠是打弘旺幼时便伺候着的旧人了,如今也是桃源书屋的掌事太监,年约三十,腰弓得跟个虾米是的,徐沛忠笑呵呵道:“董主子已经没有大碍了,所以午后便去了杏花春馆。

” 弘旺皱起了眉头,杏花春馆那是他十九叔的住处,想也知道,董氏又跑去找十九叔的福晋沈氏叙旧了! 徐沛忠仔细打量着自家主子的神色,忙趁机道:“近日天寒,金格格熬了一盅姜汤,奴才叫人煨在了灶上,二爷您……” 弘旺烦躁地摆了摆手,唤了个小太监进来,吩咐道:“去把董格格叫回来!” 小太监一愣,忙道:“回二爷,格格已经回来了。

” 似乎是为了回应小太监的话,门吱呀一声开了,董秋筠穿一身嫣粉锦缎斗篷、内衬里貂皮,倒也暖煦,她快步走了进来,“给二爷请安。

”董氏朝着弘旺见了一礼,那嗓音甜甜的,脸上似乎也是一副欢喜样儿。

弘旺皱着眉头问:“腰还没养好,怎么又跑出去了?” 董氏这才察觉二阿哥有些不高兴的样子,不由缩了脖子,低低道:“十九福晋新得了些绣样,让妾身去挑……” 听着这软软的小奶腔,弘旺纵然想发火,也是发不出的。

董氏虽是个呆笨的,然而女红却是一流,大约是因为从小跟着母亲日夜做针线的缘故吧。

她们这些个皇子阿哥的妻妾们,晚上自然要负责伺候自家大爷,可白天却一个个闲得慌,自然就只能串串门、做些针线活计,打发光景。

董氏又弱弱道:“这不年底了么,妾身想给二爷做身衣裳……” 听得这番话,弘旺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打量着董氏小脸蛋冻得都发红了,便吩咐徐沛忠:“灶上不是有姜汤吗?端过来,给你董主子喝了吧。

”一听说要喝姜汤,董氏立刻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妾身不冷,不用喝姜汤的!” 弘旺挑了挑眉,差点忘了,董氏最讨厌吃姜了。

也对,那辣嗓子的玩意,的确口感不佳,甚少有人爱吃。

但这东西驱寒最有用,冬日里时常喝一碗,也能避免染上风寒。

所以——弘旺是不会惯着董氏的,他指着那一大海碗浓浓的热姜汤,板着脸道:“喝掉,一滴都不许剩!” 董氏委屈地瘪了脸,二阿哥怎么跟她娘亲似的,就爱逼她喝姜汤? 董氏委屈巴巴,却不敢违抗弘旺的吩咐,只得捏着鼻子把那一大碗姜汤给灌了下来。

灌完了之后,董氏已经是泪眼汪汪了。

弘旺满意地笑了,伸手摸着董氏那冒着热汗的额头:“乖。

” 董氏撅了撅嘴:“二爷,我比您还大三岁呢。

”怎么二爷对她,总像是对待小孩子一般? 弘旺打量着董氏的身量,如今是冬日,穿得厚实,倒是瞧着胖了一圈的样子,但身为枕边的人,弘旺是再清楚不过了,董氏被他养了半年,愣是一点肉都没长!对此,弘旺很有挫败感。

明明董氏吃得好、胃口好,竟是个光吃不长肉的!不但不长肉,连个子都丝毫不见涨! 就这小矮个儿,也好意思说比爷大三岁?说出去,谁信呢?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