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科研 > 在外面人模狗样的男人,回家对妻子大打出手的多的是

在外面人模狗样的男人,回家对妻子大打出手的多的是

2018-10-18 来源:蛥黄芴  浏览:    关键词:婚姻
摘要:翻看着手头的离婚案卷,江静宜对范勇的说法觉得有些可笑。人不错,他对别人不错,并不代表他会对我也会不错啊。在外面人模狗样的男人,回家对妻子大打出手的多的是!经济条件好,那也要他的钱舍得给我花,才和我有关系啊!要是这个男人是个守财奴呢?难不成我给他做金库保管员啊?“小静,你看,我是不是和何彬说一下,你们晚上就见个面怎么样?”见江静宜不出声,范勇以为她默许了,便提议,“反正就是见个面嘛,又不是叫你现在就和他去结婚,用得着这样推三阻四的吗?”“好吧!”看来不见面,范勇是誓不罢休了,江静宜无奈地应道。“那好!”电话

翻看着手头的离婚案卷,江静宜对范勇的说法觉得有些可笑。

人不错,他对别人不错,并不代表他会对我也会不错啊。

在外面人模狗样的男人,回家对妻子大打出手的多的是!经济条件好,那也要他的钱舍得给我花,才和我有关系啊!要是这个男人是个守财奴呢?难不成我给他做金库保管员啊?“小静,你看,我是不是和何彬说一下,你们晚上就见个面怎么样?”见江静宜不出声,范勇以为她默许了,便提议,“反正就是见个面嘛,又不是叫你现在就和他去结婚,用得着这样推三阻四的吗?”“好吧!”看来不见面,范勇是誓不罢休了,江静宜无奈地应道。

“那好!”电话那头的范勇比他自己要约会还高兴,马上说道,“那小静你好好准备下吧,下午我让妈去接洁洁。

”说着,似乎怕江静宜反悔,范勇马上就挂了电话。

江静宜苦笑了,看来被推回娘家的女人果然不受欢迎,虽然不住娘家,但也一样是父母心中的一个疙瘩,不把她妥善安置绝不罢休。

江静宜叹着气挂断了电话,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杜明辉伸进了半个脑袋,笑嘻嘻地央求道:“静宜姐,有空吗?陪我去一趟城建局吧。

一个邻里纠纷案,要城建局的一个证明。

”“宁律师呢?怎么他抛弃你啦?”杜明辉是和肖敏娜一起进来实习的,跟的是宁贤平律师,所以江静宜这样和他开玩笑。

“宁律师今天要出庭。

”杜明辉苦着脸说,“静宜姐,帮我一下啊。

要是今天拿不到证明,那许主任非骂死我不可!”江静宜想了想,笑道:“好了好了,别装可怜相了。

正好我的当事人没来,我就陪你走一趟吧。

说好了,只是陪你去,我可不会给人说好话。

”“哟!静宜姐还用说话啊?你就是站在那里笑一笑,人家也给你十分面子!”杜明辉眉开眼笑。

江静宜笑着白了他一眼:“小男孩,什么不好学,学得油嘴滑舌的。

好了,要走快点走吧,再晚一点人家就下班了。

”“好嘞!”杜明辉开心地叫了一声,“我就知道静宜姐姐和观音姐姐一样善良!”江静宜笑着摇了摇头,背上小坤包,和杜明辉一起走出律师事务所。

走在路上,江静宜笑道:“小杜,你其实是不是想叫小肖陪你去的?”杜明辉有些不好意思,摸摸自己的脑袋笑道:“我怕被她骂啊!”江静宜笑了:“骂几声怕什么,打是亲骂是爱嘛!放得下架子才追得到女孩子啊。

”杜明辉还有些腼腆,长着几颗青春痘的脸染了一层薄薄的红晕,吭吭哧哧地问道:“那……静宜姐,你知道敏娜她喜欢什么吗?比如,她喜欢什么样的小玩意儿,喜欢什么零食,有什么爱好?唱歌、跳舞或者喝茶聊天什么的,有什么喜欢的,你知道吗?”江静宜“咯咯”笑了:“小男孩,这是你的事情啊,怎么问起我来了?我又不追小肖,我注意她干什么?”说着话,江静宜转头去看杜明辉,却发现他的脸突然就红了,原来拿在手上的资料也抱到了胸前。

江静宜知道他害羞了,于是不逗他了,装作思考的样子,颦眉说道:“她好像蛮喜欢吃那些干果的,什么瓜子啦,核桃啦,松子啦,一有空就在那里啃,像个小老鼠似的。

”果然,杜明辉眼睛一亮,笑了:“怪不得你们的办公室老是喜欢关门,原来她在里面做老鼠啊!”江静宜看着杜明辉青春飞扬的脸,突然想起那只宽大的手掌,还有他的话:“核桃给你吃,壳不许乱吐!”“那我吐哪里?”江静宜四下看了看,蜷在沙发上咬核桃的她,根本就够不着茶几,更够不着扔果壳的烟灰缸。

“吐在这里!”他把他宽大的手掌伸了过来,她毫不客气地连壳带唾沫都吐在了他的手心里,这个有洁癖的男人,竟然眼睛都不眨,还抬手为她拂去了留在唇边的核桃屑。

也许,恋爱的时光,都是美好的,哪怕只是不经意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能让人陷入柔柔的情意之中。

美好得让人想起来,总是忍不住涌来甜蜜的心酸。

城建局离律师事务所并不是很远,十分钟后,两个人就站在了城建局的门口。

打量着这个并不陌生的地方,江静宜有些迟疑,虽然这里,可能已经没有人认识她了。

杜明辉一步跨了进去,问道:“静宜姐,违章建筑找哪个科室啊?”“我记得好像是城管科吧!”江静宜也跟了进来,随杜明辉上了二楼。

到了二楼,发现办公室分列于楼梯两边,杜明辉想了想,建议道:“静宜姐,我们一人找一边?”江静宜点点头,指了指右边道:“那我找这边吧!”“好嘞!”小男孩快乐地朝左边走去。

江静宜便笑着朝右边走去,边走边看每一间的牌子。

“严平阳,你太过分了!”一声怒喝从一间办公室内传出,声音和内容同时让江静宜吃了一惊,迅即僵在了原地。

她怔怔地、无意识地去看门上的牌子。

“建管科科长室”六个字金光闪闪。

想起那天早上小安的话,江静宜有些感慨地牵了牵嘴角。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