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知识 > 看着阳裕被自己的手下包围了起来,楚雨郡主不禁笑了起来!

看着阳裕被自己的手下包围了起来,楚雨郡主不禁笑了起来!

2018-11-11 来源:最年轻地一天  浏览:    关键词:
摘要:喂,你这样随便打我的人,本郡主可是会生气的哦!楚雨郡主俏皮道。那你打算如何?”阳裕淡淡问道。楚雨郡主脸上浮现一抹特别的笑意,下令道:“将他给本郡主抓住,本郡主一定要他臣服。”“是,郡主!”顿时,其身边的那些人都动了。这些人的实力的确要比杜潇世子身边的那些人强,且一个个的为了讨好这位尊贵的郡主,都豁出去了,极力的表现着自身。看着阳裕被自己的手下包围了起来,楚雨郡主不禁笑了起来,她就不信阳裕能够跑得掉。可很快,她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因为自己手下的那群人,居然都在片刻间被阳裕打得趴下了,根本就是不堪一击。而更让

喂,你这样随便打我的人,本郡主可是会生气的哦!楚雨郡主俏皮道。

那你打算如何?”阳裕淡淡问道。

楚雨郡主脸上浮现一抹特别的笑意,下令道:“将他给本郡主抓住,本郡主一定要他臣服。

”“是,郡主!”顿时,其身边的那些人都动了。

这些人的实力的确要比杜潇世子身边的那些人强,且一个个的为了讨好这位尊贵的郡主,都豁出去了,极力的表现着自身。

看着阳裕被自己的手下包围了起来,楚雨郡主不禁笑了起来,她就不信阳裕能够跑得掉。

可很快,她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

因为自己手下的那群人,居然都在片刻间被阳裕打得趴下了,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而更让她感到心悸的是,阳裕竟是在一步一步向她逼近。

“你想做什么?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动本郡主一根毫毛,本郡主一定会让你后悔的!”楚雨郡主无比紧张的对阳裕发出了警告。

哪知道阳裕根本就不在乎她的威胁,径直向她走了过来。

“你别……”楚雨郡主刚想说话,胸口却是被阳裕一指点中。

顿时其无法动弹了,整个人被定在了那里,体内的道魂之力都无法运转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楚雨郡主此刻是真的害怕了。

可惜阳裕仍旧不理她,只是对她露出一抹邪异的笑容,而后一把将其扛在了肩上。

“放下郡主!”有人暴喝,持剑冲了过来。

阳裕看都未看,一脚就将其给踢飞了出去。

进而他看向了仍旧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胖乎乎少年,道:“胖子,别装了,赶紧走吧!”话音刚落,胖乎乎少年便是立刻站起身来,嘿嘿道:“老大,你真厉害,我以后就跟着你混了,这是我孝敬老大你的。

”胖乎乎少爷从怀中摸出一块紫色的灵金,满脸堆笑的交给了阳裕。

不知怎么的,看到其脸上的笑容,阳裕总感觉有点恶心,这家伙真的太胖了,一身的肥肉,也说也有两百多斤。

他也不客气,直接接过了那块灵金,而后扛着楚雨郡主向一个方向闪掠而去,那把黑铁重剑,并未对他造成太大的影响。

只不过他每走一步,地面上都必定会出现一个深深的脚印,身体时刻都在承受着巨力的压迫。

“放我下去,你放开我!”楚雨郡主不断叫喊着。

她不知道阳裕要带她去哪儿,更不知道阳裕要对她做什么,但她心中有着一种不好的感觉。

“老大,等等我啊!”胖乎乎的少年快步地跟了上去。

别看他人长得胖,身手还是很敏捷的。

而那十几名跟在楚雨郡主身边的人则是懵了,有人竟是当着他们的面,将楚雨郡主给劫走了。

这绝对是大事件,要是楚雨郡主有什么好歹,他们全都别想好过。

想到这里,他们哪还敢犹豫,顾不得自身还受着伤,纷纷快速的离开,他们得快些去寻找帮手,将郡主给救回来。

溪流之畔,阳裕停下了脚步,将楚雨郡主给丢在了地上。

“痛死我了,你个混蛋,就不知道怜香惜玉吗?本郡主和你没完。

”楚雨郡主发出了痛呼,气鼓鼓的瞪着阳裕。

“老大,你太厉害了,连郡主都敢抓,不过她长得确实挺不错的,作为男人,我懂得,要不老大你先慢慢享受,我去帮你把风?”胖乎乎少年贱笑道。

听到这话,楚雨郡主顿时露出了紧张之色,她现在也有些怀疑,阳裕该不会是真的想对她意图不轨吧?“你……你……你别乱来,不然我爹不会放过你的!紧张之下,楚雨郡主连说话都变得结巴了。

她现在是真的后悔了,早知道阳裕这么厉害,她就不去招惹了。

现在好了,身体动弹不得,完全成了待宰的羔羊,没办法挣扎,怕是真的只能让阳裕随意施为了。

啪,阳裕转身重重在胖乎乎少年的头上打了一下,没好气道:“胡说八道什么呢?早知道你这家伙这么猥琐,我才懒得救你,让那什么小侯爷把你打得连你娘都认不出来。

”闻言,胖乎乎少年连堆起笑容道:“别啊,老大你别生气,既然老大你不想那个,那把她抓过来做什么?难道是要便宜小弟我?”“死胖子,你离我远点,闭上你的臭嘴。

”楚雨郡主狠狠的瞪了胖乎乎少年一眼,恨不得掐死这家伙。

胖乎乎少年打了一个寒颤,连讪笑道:“嘿嘿,开个玩笑,别当真,我哪敢对郡主您不敬呢?话说老大你究竟有什么打算啊?”阳裕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是开口询问道:“胖子,你叫什么名字?从哪儿来的?”对于胖子这个称呼,胖乎乎少年并不介意,因为他早就听习惯了,谁让他是真的很胖呢!“老大,我叫史玉郎,从白玉城来的,老大你叫什么名字啊?史玉郎没有迟疑,立刻报出了自己出身性命。

听到史玉郎这个名字,阳裕差点没笑喷了,“我去,你还真是史胖子啊,就你这样,还玉郎?说你是色狼还差不多!”史玉郎很是委屈道:“名字是我老爹给取的,我能有什么办法啊?而且我也不想长这么胖啊,可偏偏我从小到大,吃啥都长肉,喝凉水都不例外;不过我一直都相信,做人不能只看外表,得看内涵,像我这么有内涵的人,一定会有人欣赏的。

”“内涵?这我还真没看出来,就看出你很猥琐,你的内涵多半都是些不健康的东西;我刚才可是得罪了那什么小侯爷,还抓了这位小郡主,你确定要跟着我?”阳裕别有深意的问道。

“那还用说,老大你那么英明神武,那么的……”史玉郎立刻赞美起来。

“说人话!”阳裕额头上爬满了黑线。

史玉郎顿时苦起了脸,道:“老大,我不也得罪了那小侯爷吗?而且小郡主的人也都看到我和你在一起,我哪还能跑得掉啊,所以老大你一定要罩着我啊!看来你小子还不傻,给我到一旁去把风,别让人来打扰我,当然你也别来打扰我。

阳裕直接吩咐起了史玉郎。

嘿嘿,老大,你慢慢玩儿,我保证不会来打扰你。

”史玉郎嘿嘿一笑,快速的离开了。

在他看来,阳裕接下来肯定是要风流快活了,这却是让他很羡慕!怎么说楚雨郡主也是个美女,十五六岁的年纪,风华正茂,身材玲珑有致,模样娇俏,应该没有几个男人是会不喜欢的。

眼见史玉郎离开,且看着阳裕一步步向自己逼近,且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楚雨郡主更加惊慌了,带着哭音道:“你放了我吧,我保证不会找你的麻烦,啊,你别碰我,别碰我!”阳裕抓住了楚雨郡主的手腕,仔细的查看了一番,淡淡道:“你有病!”“你才有病呢!”楚雨郡主咬牙切齿道。

“你真的有病,难道你自己会不清楚吗?”阳裕一本正经道。

闻言,楚雨郡主的脸色顿时微变,道:“你怎么知道?”“你的心脏有问题,是先天造成的,以你心脏的状态,是不可能凝炼出血窍来的,也就意味着你无法达到凝血境,并且你活不长;如果我没看错,有灵纹师在你的心脏上加持了特殊的灵纹,但这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你应该还有半年的生命。

”阳裕淡淡开口,道出了许多的信息来。

听到这番话,楚雨郡主完全安静了下来,因为她里面清楚,阳裕说的都是事实。

她的天赋本来极好,却始终无法突破到凝血境。

且她从小便是体弱多病,若非她父亲极力护着,她根本就不可能活到现在。

可即便如此,她的生命也即将走到尽头了。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她想到自己父亲曾经修炼过的地方看看,所以才会来到天阳学院之中。

实话说,她并不畏惧死亡,只是舍不得自己的父亲,因为在她出生时,她母亲就死了,这十几年来,他们父女俩一直相依为命,他们都是彼此唯一的亲人,她不知道如果自己不在了,她父亲会是如何的伤心。

想及此,楚雨郡主的眼神不禁变得黯淡下来,无所谓道:“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我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你这是打算便宜我?”阳裕露出丝丝诧异之色。

“这不正是你所想要的吗?我也当是多一种经历吧,不过,你能先让我恢复行动能力吗?反正我也打不过你!”楚雨郡主整个人都变了,变得暮气沉沉,没有了先前的俏皮活泼。

闻言,阳裕并未说什么,一指点出,解开了其身上的穴道。

点穴这种手法,乃是他前世所掌握的,没想到到了这个世界仍旧可以用。

当然这也是因为楚雨郡主不强,真要换个强者,他就难以将其穴道给封住了。

果然,楚雨郡主恢复行动能力后并非逃走,只是随意的活动了一下自己有着僵硬的肢体。

“你可以开始了!”楚雨郡主闭上了眼睛,任凭阳裕施为。

看到其如此表现,阳裕不禁愕然,同时也有些郁闷,难道自己看上去真的很像个坏人吗?不对啊,自己长得很帅气斯文啊,算得上是一个美男子,这方面他还是很自信的。

“你叫楚雨是吧,你的病其实并非无药可治,还有一线生机!”调整了一下心绪,阳裕淡定的说道。

听到这话,楚雨郡主顿时睁开了眼睛,急切问道:“真的吗?难道你有办法?”只是刚问出这话,她的眼神就再度暗淡了下去,叹息道:“不可能的,我的病连宫里的太医都束手无策,是不可能治好的,你不用拿我寻开心了。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