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美食 > 公元前34年秋天,在亚历山大出现了引人注目的事件

公元前34年秋天,在亚历山大出现了引人注目的事件

2018-12-24 来源:内心是一片宁静  浏览:    关键词:亚历山大,元老院,罗马,恺撒

公元前34年秋天,在亚历山大出现了引人注目的事件。

玛尔库斯·安托尼乌斯作为征服阿尔明尼亚的胜利者安排了豪华的庆祝活动。

对罗马来说,这显然是一种伤感情的做法。

这时也正是克列欧帕特拉大出风头的时候。

她坐在高高的一个黄金宝座上——这曾是罗马至高至善的朱庇特神的宝座,让人们把列好队的全部战俘献给她。

下面的一个仪式更加盛大隆重:作为伊西司神的化身,她就坐在安托尼乌斯的身旁,他们的三个孩子,托勒密、克列欧帕特拉和亚历山大,则坐在他们的脚下;此外还有恺撒里昂。

安托尼乌斯在对民众发表的一篇热情的演说中,对恺撒里昂表示敬意,因为恺撒里昂是优利乌斯·恺撒的合法的儿子,是众王之王,而他的母亲则是众王之后。

然后又发布一项公告,即所谓“亚历山大馈赠令”,根据这一馈赠令,亚历山大取得了阿尔明尼亚和幼发拉底河以东的全部土地;托勒密取得了叙利亚、奇利奇亚和对亚细亚行省的统治权;小克列欧帕特拉则取得了库列奈卡和利比亚。

三头之一的安托尼乌斯本人则保留他原来的朴素的名字玛尔库斯·安托尼乌斯,但这只是对罗马这样称呼;对东方世界来说,他是狄奥尼索斯—欧西里斯、埃及的神圣女王的伴侣。

实际上他已经把自己宣布为罗马的恺撒,而克列欧帕特拉则成了恺撒的夫人——以便使下述的一个古老的预言应验。

原来那预言说,在罗马城倾覆之后,她将使这片国土重新从尘埃中升起,她将把东方和西方团结起来,并使黄金时代成为现实。

玛尔库斯·安托尼乌斯便这样地向屋大维亚努斯进行了报复,因为屋大维亚努斯曾一再对他进行过指责。

屋大维亚努斯指责他没有获得有关的全权便擅自占有埃及;指责他处死了赛克斯图斯·庞培而引起了罗马方面很大的反感;指责他对屋大维娅的所作所为有伤对方的尊严;还指责他把罗马的土地分配给外国人。

首先,人们对他不满的是,他通过承认恺撒里昂而玷污了人们对优利乌斯·恺撒的怀念。

虽然如此,仍然有许多元老站在玛尔库斯·安托尼乌斯一面,因为一般说来,在罗马社会中,人们对他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偏爱。

不过克列欧帕特拉却得不到任何同情。

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东方的女人,竟僭越到敢于统率罗马的军队,统治罗马的国土,这种情况是伤害了罗马公民的自尊心的。

此外,长久以来人们就害怕东方过于强大这样一种威胁,害怕大权从梯伯河转到尼罗河。

当时诗人的充满激情的诗篇就生动地证实了这样的担心。

屋大维亚努斯正是要煽动这种惊恐不安的情绪并且加以利用。

而由于玛尔库斯·安托尼乌斯这时也正在修造一支舰队,因此两个人之间的最后一战看来已为时不远了。

公元前33年,当屋大维亚努斯第二次担任执政官的时候,事件接二连三地发生。

他在各个边界取得的成功以及他在农村进行的改革使他的威望不断提高。

因此在这一年里,他从元老院得到了一项十分光荣的委托,即选出一些家族升入贵族阶层和补充司祭职位——这一点证明甚至保守派现在也肯定他了。

于是他赶忙结束了那些小规模的战争行动,并且把全部力量集中起来以便进行最后的决战。

而这期间,安托尼乌斯在渡过了阿腊克色斯河并匆忙地同美地亚国王缔结了和约之后,就把他的兵力集中在以弗所。

克列欧帕特拉也带着大量的黄金宝物来到这里。

安托尼乌斯对屋大维亚努斯的严肃认真的意见回报以侮辱的言词。

他甚至胆敢把一个使团派到罗马去,要求元老院批准他在埃及的所作所为。

公元前32年度的执政官是安托尼乌斯一派的盖乌斯·索西乌斯和多米提乌斯·阿埃诺巴尔布斯。

是他们截获了这些使节的。

于是他们通知元老院说,玛尔库斯认为三头的结合到公元前33年的最后一天便已结束并且不想再把它延期。

这时已不再只是某些决定是否合法的问题了,因为从埃及方面传来了令人不安的消息。

公元前32年年初,屋大维亚努斯就在元老院对玛尔库斯·安托尼乌斯进行了尖锐的抨击。

执政官索西乌斯则慷慨陈词,对他作了回答。

索西乌斯甚至要提出反对屋大维亚努斯的一项提议,如果不是一位保民官对之加以否决的话。

两位执政官随即逃到安托尼乌斯那里去了,而屋大维亚努斯则听任所有其他的人也这样做。

而其结果则是:罗马元老院有三分之一的人跑到东方去了。

这一点证明在罗马一直还是有不少人对安托尼乌斯表示同情的。

因此屋大维亚努斯认为有必要使民众对克列欧帕特拉的憎恨甚于对玛尔库斯·安托尼乌斯的憎恨。

先前被认为是安托尼乌斯的热烈拥护者的普兰库斯,在他从埃及返回之后就转到屋大维亚努斯一面来,并且为他提供了丰富的材料以进行原定的宣传。

他报告说,克列欧帕特拉身边有罗马士兵组成的一支亲卫队,而玛尔库斯·安托尼乌斯出行时竟有阉人随侍在身边。

安托尼乌斯穿埃及的衣服,带埃及的武器并且参加罗马人瞧不起的宗教仪式。

5月间人们又得知,安托尼乌斯同屋大维娅离了婚并且同埃及女王正式结婚了。

这个消息在罗马民众当中引起了强烈的愤慨。

先前对玛尔库斯·安托尼乌斯的同情现在一下子就变成了断然的否定。

自从屋大维亚努斯的代理人在群众中间大肆散布有关克列欧帕特拉的巫术的流言飞语以来,人们就更加害怕起这个“东方妖婆”来了。

人们通过普兰库斯还得知,安托尼乌斯把一份遗嘱留在维斯塔贞女们那里,但屋大维亚努斯却设法把这一文件弄到手并把它公布出来了,这是屋大维亚努斯唯一的一次干出了违反宗教惯例的事情。

安托尼乌斯在他的遗嘱里肯定了恺撒里昂的合法性,他给克列欧帕特拉的孩子们留下了相当大的一笔遗产,并且事先作了如下的安排,即他死后将和克列欧帕特拉一道葬在亚历山大的王家陵墓里。

这种做法只能表明,安托尼乌斯试图把帝国的首都迁到亚历山大来。

人民群众的不满使元老院不能不采取有力的措施。

玛尔库斯·安托尼乌斯的指挥权被元老院宣布取消,元老院还取消了安托尼乌斯的公元前31年度执政官的资格,尽管他是在当时不久前才当选为执政官的。

晚秋时节,屋大维亚努斯在元老院全体在场的情况下,在倍罗娜神殿前举行了一次隆重的仪式,以从军司祭的身份宣布了战争。

不过这次宣战只是针对克列欧帕特拉的,因为人们想利用人民对外国人的极大愤恨。

此外还因为屋大维亚努斯早在公元前36年便已宣布结束了一切内战。

因此最后一战就不是发生在屋大维亚努斯和玛尔库斯·安托尼乌斯之间,而是发生在罗马和埃及女王,也就是西方与东方之间了。

5历史学家大都把屋大维亚努斯这时的处境说得十分危险,但实际上他当时已完全掌握了局势。

从名义上来说,他仍然是三头之一,尽管他却不去提这一名号,这是一个聪明的做法,因为这一名号的法律地位是不确定的。

人们正生活在一个变革的时代,这时要想在法律上作出明确的区分是没有意义的,因此军团的统帅,也就是作为国家的保护者和最高军事统帅,就想在共和国设置的职位中寻求自己行动的依据。

初秋,他决定按照麦凯纳斯的意见,采取大胆的一步:他要求整个西方世界向他宣誓效忠,并且在对安托尼乌斯展开的斗争中承认他是统帅。

这次宣誓应当是自愿的。

但是人们却进行了广泛的准备工作以便在事先便保证这个计划万无一失。

处于玛尔库斯·安托尼乌斯的保护下的城市波诺尼亚算是例外;然而甚至安托尼乌斯安置的移民者也决定效忠于屋大维亚努斯了。

半强迫性质的宣誓行动是符合罗马传统的,它有助于在公元前31年第三次担任执政官的屋大维亚努斯把元老院和人民争取到自己一方面来;而且这一行动对未来也具有极为重大的意义,因为它导致恺撒派和共和派的融合,也导致一种新的政治结构的出现,这就是,把不可分割的权力委托给一个人——但这又同东方的专制主义毫无共同之点。

三头的结合垮掉了,屋大维亚努斯取得了胜利,即进行统治的权力,这是一项就范围和时间而论都没有限制的统治权。

这是罗马对安托尼乌斯的非罗马活动的一个答复。

事态有了发展:军事篡权行动同古老的罗马共和精神形成了对立。

即对舆论和共和传统所采取的灵活态度,这是屋大维亚努斯统治时期的一个突出的特征。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