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知识 > 回忆杀:高考十年,我们已流落西东

回忆杀:高考十年,我们已流落西东

2018-06-08 来源:澎湃新闻  浏览:    关键词:
摘要:问政 > 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回忆杀:高考十年,我们已流落西东在手机新闻客户端看到有关高考信息的推送后,我才意识到这几天又逢一年一度的高考。 说起高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我呢,努力回想,却发现相关的记忆已随着日渐后移的发际线逐渐淡忘、直至模糊不清。只有一些人一些事潜伏在内心深处,偶尔在午夜梦回或醉酒碎嘴时,才会翻涌出来,或笑或哭或五味杂陈,直至昏昏睡去,醒来已了无痕迹。 一、谁不曾年少不懂事 2004年,我从农村小镇考上了县城高中,开始了寄宿生活。一间宿舍摆5张高低床,住10个人,没有空调,没有风扇。男女
问政 > 深圳市人民检察院
回忆杀:高考十年,我们已流落西东
















在手机新闻客户端看到有关高考信息的推送后,我才意识到这几天又逢一年一度的高考。 说起高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我呢,努力回想,却发现相关的记忆已随着日渐后移的发际线逐渐淡忘、直至模糊不清。只有一些人一些事潜伏在内心深处,偶尔在午夜梦回或醉酒碎嘴时,才会翻涌出来,或笑或哭或五味杂陈,直至昏昏睡去,醒来已了无痕迹。 一、谁不曾年少不懂事 2004年,我从农村小镇考上了县城高中,开始了寄宿生活。一间宿舍摆5张高低床,住10个人,没有空调,没有风扇。男女宿舍紧挨着在同一区域,个别楼栋还存在男女混住情况。一到夏天,酷热难耐下的男生喜欢光着膀子来回晃荡,来往路过的女生也熟视无睹,个别脸皮薄的就只敢目不斜视碎步走过。男生们也坏,一瞧见那几个容易红脸的女生就爱瞎起哄,然后看着女生落荒而逃、耳根子都红透的样子笑成一团。 当然,这只是日常寄宿生活中无关痛痒的“趣事”。但在我短暂的三年住宿生活中,却不得不提一个人一件事。 我有一同班男同学因举止言谈异于常人、穿着打扮略显土气,而被人戏称“Low表”。群居社会往往会自发形成不同圈子,毕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特别是受到“古惑仔”影视文化冲击的城镇少年,更热衷于“拉帮结派”、呼啸成群。 L同学因为性格比较孤僻,自然而然就被孤立在各种圈子之外。个别爱搬弄是非、以取笑他人为乐的男生,就更喜欢造谣中伤L同学,经常杜撰一些L同学偷拿同学洗浴用品、爱看黄色小说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情传播。久而久之,有越来越多的人以取笑、调侃L同学为乐,L同学也因此变得更为木讷寡言,甚至逐渐出现半夜睡不着觉在宿舍来回走动的异常行为。直到有一天晚上,跟L同学同宿舍的某人半夜醒来发现L同学站在他床头、两眼直勾勾看着他,因惊吓过度而到处逢人就说L同学中邪,还让家里人送来一些符咒贴在床头。同宿舍的其他人有样学样也贴了符咒,个别人员还闹到宿管哪里要求搬离宿舍。这就是至今仍流传不休的“XX高中4XX男生宿舍中邪事件”。 因此事,学校领导也被惊动了,将L同学找过去问话,最后还让L同学家人将他领了回去。后面就听说L同学被强制休学,吃了很长一段时间治理精神病的药。 L同学到底是不是真的有精神病,至今仍众说芸芸、没有定论。现在回想起来,这也属于可怕的校园暴力啊。几年后在广州,我再次碰到了L同学,白白净净的,虽然说话依然是轻声细语,但笑起来特别的阳光灿烂。临别之际,L主动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转身消失在人群中。倒是我愣在了原地,许久回不过神来。 二、谁不曾年少轻狂 高一下学期开始,有些同学学会了逃课。要么逃掉早修课在宿舍睡大觉,要么逃掉晚修课爬围墙去上网。直到有一次,有位同学在爬围墙的时候不小心被电线绊倒摔成轻微脑震荡、家人上校长办公室大闹后,该段围墙就被牢牢焊上了铁围栏。后面在高年级师兄的提点下,有同学用几包烟成功攻陷了看守大门的李大爷。只要定期上供香烟,他们就可以在李大爷睁只眼闭只眼中大摇大摆从大门口出入,而一些不懂“规矩”的同学就只能在李大爷的“铁面无私”下望门兴叹。 在距学校大门100米开外开设有一间小卖铺,由一位听说背景通天的张姓大爷经营。背景是否通天我们不知道也不关心,但是我们都知道在张大爷处可以拆买到一根一根的香烟,还可以租借到一些“渠道”DVD就行了。租借一张DVD一天就要5块钱,对于一周只有几十块钱伙食费的高中学生来说,价格太高。但是,再高的价格也只是几个人咬一咬牙凑一凑的事。 十年过去了,小卖部还在。有人接替张大爷成了小大爷,依然准许学生一根一根地买烟,还允许赊账。见到我,还会客气点点头,递上一根烟。我们抽着烟,在烟幕弥漫中依稀见到小店隔间里面在玩着“吃鸡”游戏的小学生,不断传来几声:“大吉大利,晚上吃鸡。” 三、谁不曾年少爱追梦 高中那时,湖南卫视超级女声的影响力正如日中天,非主流的“时尚”也悄然渗透入这个滨海县城。追求个性,“在我的地盘听我的”,仿佛突然间就点燃了同一代人的“荷尔蒙”。原来,平凡人也可以当明星。原来,歌还可以这样唱。 平时高强度学习带来的压抑,正值青春年少的蓬勃生命力,期待与众不同的渴望,不经意间就催化出了“非主流”的我们。好多人穿上了破洞牛仔裤,留起了长刘海,耳朵上的耳钉BlingBling闪着,脖子上还挂着当时的入门轻奢品——手机或MP3,骑上那借来的经过改装过的摩托车,我们一路高歌,一路欢笑,在县城曲折蜿蜒的小道上呼啸而过,身后留下的是被惊吓到的路人一连串的咒骂声。 我至今难忘第一次被女同学A带着到某巷道里面的美发店为耳朵打孔的经历。打孔时我紧张与期待交织难分,恐惧与兴奋纠缠不清,伴随着耳边传来的“咔嚓”声,原本一直处于颤栗发抖的身体因为疼痛猛地一下子崩紧,我也恍惚间如灵魂出窍般抽离现实,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翻滚不休:“爸妈会不会打死我?”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A的嗤笑声把我拉回了现实。付完钱,我拉着A夺路而逃。直到A在身后狂呼停下,我才猛地一转身把A按靠在墙,两个人面对面大口大口地喘气。也许是阳光让人燥热,也可能是难堪后的报复心理,我猛地一下就亲了上去。在一开始的挣扎后,A也笨拙着回应着我。 那天,天很蓝,风很温柔。嘴边的气息,手心的柔软,以及那若隐若现少女独有的体香,至今常埋心中,念念不忘。后来,A跟我若近若离,始终保持着友人以上恋人未满状态,直至各自读了大学后就逐渐断了联系。 几年后,因参加同一个活动而重逢的我们,除了欣喜,更多的是生疏与不自在。那晚我们边喝酒边说话,聊天聊地聊过去,直至默契试探出对方的TA。忘了到底为什么我们说着笑着,却最后抱着彼此痛哭流涕。 有的事错过了,真的就是一辈子的事了。 时光静流,十余年后,我成为了一名法律工作者,繁忙的办案工作之余,突然有些怀念那段年少如歌、有过迷惘和奋斗的日子,并庆幸自己没有走过太多的弯路,在青春的悸动里,把主要的精力留在了紧张的学习中。 最后,谨以此文献给各位已参加过高考的同学们。 也祝各位参加高考的同学们旗开得胜、勇夺佳绩! (注:本微信中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任何涉及版权方面的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妥善处理!)

上一篇:人与人之间最好的关系,就这四个字!

下一篇:财神到!6月运势最好,爱情事业双丰收的星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