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养生 > 无数水流碰撞的声音中,令人震慑地嘈杂琴声从贝恩的手中扩散开来

无数水流碰撞的声音中,令人震慑地嘈杂琴声从贝恩的手中扩散开来

2018-08-19 来源:蜂蜜柚子茶没有柚子  浏览:    关键词:
摘要:就在二楼之上,无数水流碰撞的声音中,令人震慑地嘈杂琴声从贝恩的手中扩散开来,向着四面八方,向着下方平等的洒落。原本宛如流水一般的琴声骤然狂暴了,变成烈火和熔岩,将一切伪装都彻底点燃。贝恩冷冷地凝视着脚下的考生们,眼神轻蔑如凝视尘埃,在水晶一般的地板上,他的影子向下洒落,宛如不定型的可怕生物,违背了定律,迅速地扩展开来,刺入了每个人的影子里。一瞬间,所有人宛如被雷霆击打了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身体,抓起了笔。宛如恶魔一般怒吼地声音从每个考生的心中响起:“——将你们心中最痛苦的秘密,都写出来!”刺耳的声音飙升,宛如

就在二楼之上,无数水流碰撞的声音中,令人震慑地嘈杂琴声从贝恩的手中扩散开来,向着四面八方,向着下方平等的洒落。

原本宛如流水一般的琴声骤然狂暴了,变成烈火和熔岩,将一切伪装都彻底点燃。

贝恩冷冷地凝视着脚下的考生们,眼神轻蔑如凝视尘埃,在水晶一般的地板上,他的影子向下洒落,宛如不定型的可怕生物,违背了定律,迅速地扩展开来,刺入了每个人的影子里。

一瞬间,所有人宛如被雷霆击打了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身体,抓起了笔。

宛如恶魔一般怒吼地声音从每个考生的心中响起:“——将你们心中最痛苦的秘密,都写出来!”刺耳的声音飙升,宛如链锯和刀剑的摩擦!“爸爸,哥哥,我对不起你们!”在考场中,一个看起来约莫十七岁的少年猛然嚎啕大哭起来,提泪横流,抓着笔在空白地考卷上疯狂地书写起来:“对不起,我不成器,没有好好学习乐理。

让家里丢脸了……请原谅我!”在他的笔下,一个贫困的家庭的面貌浮现出来。

辛苦工作,借贷了大量金钱,培养最小的自己接受教育的男人。

从小照顾自己,长大后却因为钱和自己渐渐疏离的哥哥。

还有不论如何都难以取得好成绩的自己……“哈哈哈!你们都该死!都该死!”在角落里,一个双眼发红的男人狂笑起来,手里抓着笔,像是握着刀一样疯狂地戳刺着面前地空气,在纸上写下一个个名字。

哈利、罗恩、赫敏、西弗勒斯……十几个名字上面全都打了一个巨大的叉,像是一份死亡名单。

他留着口水,狰狞地笑着:“所有人都去死吧!阻挡德拉科大爷复兴家族的人都要死!”“先把钱给我,我要定金!”一个佝偻瘦小地考生眼睛里冒着炽热地光,在纸上飞速地书写着自己的计划:“我答应你们,全都答应。

只要我混进学院,就会帮你们把那个东西偷出来……”在二楼之上,考官们冷冷地凝视着考场中的丑态,冷漠地在自己的名单后面记录着他们的表现。

有人看到了那个佝偻地考生,冷冷摇头:“考试结束之后转交戒律部。

”负责东北角的女考官举手:“这里也发现了两个,是其他学派派来潜入学院的卧底。

”“这个人竟然打自己妹妹的主意?品性不端,赶出去。

”“性格阴鸷,赶出去。

”“竟然还有杀人犯?转交警察厅。

”“这个人伪造了体检报告,赶出去。

”这才是隐藏在这一场考试中最后难关,在不知不觉渗透进每个人心中的乐曲引导之下,所有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吐露出心中隐藏最深的秘密。

况且,这个是正式的乐师所演奏的‘拷问之影’,哪怕是经过反刑讯的间谍也无法隐藏,更何况一群心志薄弱地未成年人?贝恩嘴角勾起冷冷地笑容,视线掠过了考场中央的少年时,却愣住了。

在座位上,叶清玄艰难地抱着头,痛苦地扭动着,像是挣扎在噩梦中。

手掌抽搐着,却不肯去抓笔。

他的心神在抵抗,强烈地反抗着乐曲的侵蚀。

贝恩了然地冷笑,提高了琴声:“让我看看,你的小心肝里,究竟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座椅上,少年的身体疯狂地扭动起来,像是一条快死掉的蛇。

手掌死死地抓着笔,却一个字儿都不肯写下来。

他还在反抗!艰难反抗……贝恩低吼,琴声提高了两个八度,变得越发尖锐。

白发地少年痛苦地**着,身体剧烈颤抖。

他快要无法承受了。

“给我说出来!”仿佛有恶魔在耳边怒吼,震人心魄。

琴声越发高亢。

如同强力的电流通过了身体,叶清玄猛然从座位上弹起,双眼泛白。

他依旧死死地咬着牙,不肯开口。

到最后,琴声宛如无数玻璃在瞬间破碎了,铁渣从空中坠落,互相摩擦……刺耳的声音几乎影响到了在场的其他考官。

不知不觉,已经超出安全阈值的三倍以上!这已经不是温和的考试了,而是针对灵魂的恶毒拷问!哪怕成年人也承受不了的可怕压力!贝恩的眼瞳变成血红色,蕴含着整个地狱的刻毒和疯狂,声音像是雷鸣一般在少年心中回荡:“把你那些肮脏的秘密,全部都说出来!”像是最后一根弦蹦断了,少年的身体猛然凝固住了,握住自己的笔,艰难地张开口。

他仰起头,凝视着看不见的天空,双眼翻白。

在恶毒地逼迫之下,他的心防终于彻底崩溃了。

贝恩愉悦地尖笑起来:“说出来!说出来!你心中最大的隐秘……将你那些阴沟里的心思!统统大白在这阳光之下!”就在他张狂地笑声中,叶清玄艰难地张开口,带着痛苦地声音发出了赞颂:瞬间,贝恩愣住了:“……哈?!”“我将充盈这河水,使其奔流不息,为了你,我的主,为了你。

”少年专注地吟诵着,双手展开,在空中画出圣徽:“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在午后地阳光下,少年双手在胸前何时,被神的教诲感动到流泪,虔诚地赞颂着主的荣光。

在隐约的光晕里,他的身影像是圣徒一样……才怪!这究竟是在搞什么玩意!贝恩的面色从铁青变成赤红,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崩溃……在午后的阳光里,考场里像是疯人院一样。

有人愤怒地咒骂着命运,有人恐惧地流出眼泪,有人贪婪地渴求金钱。

有人一边写着黄色小说一边跳着脱衣舞。

有人满面狰狞书写着怎么将和自己争夺继承权的兄弟姐妹全都一个个干掉。

就在群魔乱舞之中,唯有白发地少年流淌着两行怜悯世人的清泪,埋头抄写出了百年前的不世经典,铭刻在每一个虔诚信徒中的教条。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