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知识 > “妈,我今年就不结婚了”

“妈,我今年就不结婚了”

2018-08-19 来源:今天化妆了么  浏览:    关键词:
摘要:2018年第一季度,全国结婚人数301.7万对。这一数据与五年前同期相比,足足下降了29.54%。人们对婚姻的态度,正在悄然发生改变。而这种变化带来的结果之一,便是不婚族的出现。然而在适婚年龄择一良偶,组建家庭并繁衍后代的形式,在大部分人眼里仍旧天经地义不可动摇,“不婚”在很多人眼里难以理解并且大逆不道。采访三人中年纪最大的是糖糖,性格里兼具脆弱的敏感及顽固的自负。她习惯对自己的矮自嘲,讲道理时的气焰却非常嚣张;她坦诚自己有很多孤独的时候,却从不肯降低对理想对象的标准而屈从。她认定婚姻是一种结盟关系,本质

2018年第一季度,全国结婚人数301.7万对。

这一数据与五年前同期相比,足足下降了29.54%。

人们对婚姻的态度,正在悄然发生改变。

而这种变化带来的结果之一,便是不婚族的出现。

然而在适婚年龄择一良偶,组建家庭并繁衍后代的形式,在大部分人眼里仍旧天经地义不可动摇,“不婚”在很多人眼里难以理解并且大逆不道。

采访三人中年纪最大的是糖糖,性格里兼具脆弱的敏感及顽固的自负。

她习惯对自己的矮自嘲,讲道理时的气焰却非常嚣张;她坦诚自己有很多孤独的时候,却从不肯降低对理想对象的标准而屈从。

她认定婚姻是一种结盟关系,本质为互利互惠的交易,却又坚守自我的爱情理想,不肯有半分的让步。

而三人里年龄最小的小沫,成长于一个开明无比的家庭。

不婚对她而言丝毫不是新鲜事物,大自己十几岁的小姨作为不婚族早早就被全家理解接受。

很多人看来离经叛道的超前观念,在她看来都特别顺理成章。

于是她经常反问:“难道不应该这样吗?”,“这样有什么不对?”。

那一刻你也会怀疑,自己一直深以为然的规则和默守,其实并没有那么坚固的存在依据。

采访里唯一的男生玉龙,散漫自由的气质仿佛与生俱来,似乎与他的不婚理念如出一辙。

他说婚姻不过是一种社会管理制度,对人规范化管理的手段。

一个拥有足够自我约束的人,可以去脱离这种管束,获得更多自由。

他的确是一直这样的,作为不婚族,告别对于他人的依赖,也摆脱被人依靠的束缚。

成为独立的个体,追求个人最为理想的生活,这就是他最为期待生活的样子。

采访三人的年龄分别为22岁、30岁和34岁,恰好对应了数据中的不同三代。

最好的婚姻观应该是怎样的呢?大概就像三毛在谈及选择与丈夫荷西结婚时说的:我们结合的最初,不过是希望结伴同行,双方对彼此都没有过分的要求和占领。

我选荷西,并不是为了安全感,更不是为了怕单身一辈子,因为这两件事于我个人,都算不得太严重。

在那个真正对的人出现之前,你要像他会来那样充满期待,像他不会来那样努力生活。

“我决定不结婚了”,不是真的不结婚了,而是想等到真正对的人,再结婚。

上个月,琳达拒绝了父母“去见一个男的”的建议。

“妈,我决定不结婚了。

”她直截了当地说。

她爸叹了口气,她妈沉默半天,偷偷看了一眼琳达爸说:“也行,结了婚也就那样。

”琳达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父母明天会不会反悔,但她终于把最想说的话说了。

我问琳达是不是真决定不婚。

她说不一定。

但与其每年回家被父母逼着相亲,不如彻底断了他们的念想。

别以为琳达的成功来得容易,这已经是她斗争的第三年。

过完28岁生日,她就发现父母不太一样了。

平时打电话,问得最多的就是找对象没,明知道她不可能回家乡工作,偏要让她过年回家相亲。

她问,是什么样的人。

她妈回答:“你三姑介绍的,是个男的。

”当时琳达觉得挺心寒。

原来父母盼儿女结婚,不是为了她们的幸福,而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所以只要是个男的就行。

29岁回家过年,她支支吾吾地对父母说,如果碰不到合适的,不想结婚。

被父母开批斗会到半夜。

30岁回家过年,她满怀内疚地对父母说“我可能不适婚”,结果老爸叹气,老妈哭泣,一家人除夕饺子都没吃成。

今年,她31岁,刚升职做了区域主管。

终于决定理直气壮地对父母说“我决定不结婚了”。

雨衣都买好了,准备迎接疾风暴雨,没想到天下父母都一样,当你强硬了,他们就柔软了;当你长大了,他们就变小了。

森雪就没那么幸运了。

她去年初离开北京回到东北老家,发现留在家乡的同学都已经结婚生子,而他父母也默认了她回老家就是为了结婚。

他们制订了一个时间表,要在今年春节把她嫁出去。

这一年,森雪预想的小城市岁月静好并没有如期而至。

工作和生活上的压力虽然变小了,她却不得不为父母的面子而活,接受他们安排的相亲,并与一个父母觉得合适的男人谈起了恋爱。

但她不喜欢那个男人,谈这场恋爱只为了耳根清静。

随着春节临近,双方父母开始张罗他们领证结婚,森雪问男朋友,你觉得我们合适吗。

男朋友大大咧咧地说:“我无所谓,不都是女的急着结婚?”跟男朋友分手后,她对父母说,我已经决定不结婚了,如果你们受不了,春节以后我去上海。

你走吧,别在我们眼皮底下丢人。

虽然知道老爸说的是气话,森雪还是决定春节后回到北上广。

对于不想随便把自己嫁掉的姑娘来说,小城市的岁月静好只是一个梦。

当城市很大,你渺小、孤单,同时却拥有了更多自由的空间。

大城市的一切都快,唯有结婚可以慢;而小城市的一切都慢,唯有结婚必须快。

岭岭也决定今年春节跟父母摊牌。

去年,她让男闺蜜假扮男朋友回家过年。

父母坚持让他们睡在一起,男闺蜜开玩笑:“你父母养你太操心了。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