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金融 > 美欧贸易战的真相!中国最大的杀手锏竟是这个?

美欧贸易战的真相!中国最大的杀手锏竟是这个?

2018-06-08 来源:网络  浏览:    关键词:
摘要:往期回顾:债市专题报道《前瞻》二:白话解析中国200万亿债务 还债的锅居民真的扛不起!债市专题报道《前瞻》一: 当月额度已满 违约请排队债市专题报道《前瞻三》:美欧贸易战的真相!中国最大的杀手锏竟是这个?原创: 火潋滟 水翼 新浪金融研究院 栏目名称:《前瞻》前两篇我们分析了2018要稳杠杆,央妈底线到底在那里,那就是在不发生恐慌性债灾的前提下,让无效率的垃圾债有序退出。2017年中国经济由于出口的意外强劲,使得债务危机又得到了一年的喘息,同时结合供给侧改革,庞大臃肿的国有企业喘上了一口气,避免了债务问题


往期回顾:

债市专题报道《前瞻》二:白话解析中国200万亿债务 还债的锅居民真的扛不起!

债市专题报道《前瞻》一: 当月额度已满 违约请排队

债市专题报道《前瞻三》:美欧贸易战的真相!中国最大的杀手锏竟是这个?

原创: 火潋滟 水翼

新浪金融研究院

栏目名称:《前瞻》

前两篇我们分析了2018要稳杠杆,央妈底线到底在那里,那就是在不发生恐慌性债灾的前提下,让无效率的垃圾债有序退出。2017年中国经济由于出口的意外强劲,使得债务危机又得到了一年的喘息,同时结合供给侧改革,庞大臃肿的国有企业喘上了一口气,避免了债务问题的进一步恶化。

但是,如果外部环境出现变化,中国的债务问题又当如何呢?为何特朗普敢于对欧盟加拿大墨西哥发动贸易制裁,他究竟是“莽夫”还是精明的商人?请看今日的解读文章。

最不合格的政客/最合时宜的专家

新浪财经讯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历经10年宽松,世界上多数国家都背上了沉重的债务负担。而随着全球普遍进入紧缩/加息周期,美国自身面临的债务所带来的压力将是前所未有的。单就美国来说,政府部门直接负债超过21.5万亿美元,那就意味着每次美联储加息,美国政府都将面临每年多支出537.5亿美元的利息。(并不会立即增加,只有旧债到期置换新债的时候才会逐步发生。)而按照经济学家的普遍预期,美联储今年要加息4次,明年可能还要加息3次。。。。。

总的来说,美国当前的债务问题就是,政府的负债太高;企业部门盈利良好并且杠杆率并不高而居民部门负债存在明显的结构化问题。

特朗普总统上台后推行的全面减税计划,更是将未来美国政府的债务问题推上了极限。根据美国国会的预测, 30年美国内债务与GDP总额之间的比率将会达到史无前例的150%。

所以,特朗普心里也是慌得不行,唯有硬着头皮四处点火贸易战,为的是什么?因为美国现在经济不行了么?

不是的!美国现在开打贸易战正是因为美国经济在全面复苏,高增长、低通胀、居民工资水平不断提高。

特朗普就是要利用最先复苏的时间差,抢夺利润,抢夺现金流,争取最有利的状态,保证美国的债务问题平安顺利地解决。

很多人说特朗普是一个“莽夫”,笔者并不这么认为,作为一个曾经3次破产3次重振旗鼓的成功商人,作为一个干了一辈子高杠杆经营的地产商。我想对于处理债务问题,没有人比特朗普更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了。

他也许是一个不成熟的政客,但绝对是一个处理债务和杠杆的行家。贸易战不仅仅是为了增加中产阶层的收入,本质上更是为了为美国争取更高的经济增长,提供更多的现金流。

为什么美国要发动贸易战?

美国人设计了经济全球化,创设了WTO贸易组织,别看他叫的欢快,他自己当然是受益者之一。

按照国内流行的说法,美国整体在“总部经济”化,也就是跨国公司只有高层、研发团队在美国,其他的都分散在各国,因此导致中低端岗位外包。而愤怒失意的中产阶级,就是特朗普当选的基本盘。

现在,美国不满意这样的安排了,高端我全要的同时,中端产业也要求要回流,只要能增长不管是不是带血的GDP我都想要。

从美国各阶层的收入增长中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占据1%人口的最高收入阶层收入增长是最快的。而占据家庭收入主力位置的5-10万美元年收入家庭的薪资增速是最低的,仅仅是3.16%。

目前美国的居民部门负债总额超过了13万亿美元,已经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虽然因为收入上升因素,导致负债率有所下降,但是居民部门的债务总额依然偏高。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收入差距较大,中低收入家庭的负债率甚至已经接近了08年金融危机时期的水平,实际上高收入阶层夸张的薪资状况,拉低了整体的负债率。如果美联储持续加息,底层和部分中产阶级的财务状况将进一步恶化,甚至有可能重新走上债务危机的老路。所以,对于美国来说,第一经济增速不能下滑,第二中低端就业必须要增加。

为什么跟欧洲贸易战直接开打?

根据摩根大通的计算,在特朗普较为积极的减税政策刺激下,只要美国经济在未来的十年内能够实现每年3%的增长,美国政府的收入和支出就有可能实现平衡。

实际上,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特朗普敢于同时发动对墨西哥、加拿大以及欧盟的贸易制裁,因为这些国家有着美国所需要的,外包出去的制造业岗位和中层管理岗位。

美国人不生产家具、洗衣机和打火机可能已经有几十年了,中国实际上是从日本和韩国手中接过了这些产能。而现在让美国人重新学习手艺做家具那基本是不可能的。

但是美国目前仍然在生产汽车和高端工业制品,相关产业工人,以及至关重要的相关产业管理团队仍然健在。增强这一部分的就业是可能的。

特朗普希望用强劲的经济增长,以及带来的利润,带领美国走出高负债情况下的加息困劲。避免加息造成的利息和坏债压力。

更残酷的是,美国减少贸易赤字,将会直接减少世界的总需求,会导致美元更为金贵,一些发展中国家,比如阿根廷,以及中东诸国,将会面临更为严苛的融资环境,甚至引起发展中国家的局部经济危机。

顺便说一句,老老实实地还钱,总没有弄死几个国家过去吃尸体爽快。诱发一些国家经济危机,恐吓当地资本回流美国是一个很好的解决美国债务的方式,他们也正在这么做。

绵软的欧洲无力抵抗

而面对美国的贸易战,实际上欧洲的应对方式很乏力。

欧洲主要经济体的政府债务一个比一个高,考虑到实际上的负利率政策,当未来欧元区退出0利率政策之时,政府债的利息支出会很可能会压垮本就脆弱的各国财政,导致财政支出政策失控,从而带来恶性循环。

在WTO框架下的全球的自由贸易本可以创造更多的需求,因为商品便宜了么,但如果美国这样的特殊国家,利用占据全球“中央银行”地位的便利,想要单方面扩大自己的总需求,也不是不可能。

这就需要另外一些国家不再遵循“最低价格最高质量”或者“最佳性价比”的原则,将需求转移到美国身上,即便这对全球整体的总需求绝无益处。

美国减少赤字的行为,也将直接减少全球的总体需求。也将使得美元作为“高能货币”变得更为抢手,利多美元指数。

美国为什么勇于上来就跟欧洲、加拿大、墨西哥开战?因为欧洲没办法承诺对美国大需求,他自己既不能加杠杆扩大需求,也无力要求企业、居民进口美国商品。

请诸位想一想,欧盟可能放弃空客,而要求法国航空公司多买一些波音客机吗?

为什么枪挑加拿大,手撕墨西哥?因为这两国很多厂商就真的只隔着一条边境线,比如汽车制造厂,这些都是真真的能回到美国的就业啊。

安全上两个国家都是残废,经济上都是高度依赖对美贸易顺差,国内需求方面没办法对美国产生足够的新的需求,这样的国家有什么道理不放点血出来?

次等超级大国面临的选择

讨论完欧洲的状况,我们再假设有这样的一个,伟大光荣正确的大型经济体C,这个经济体的规模足够大,政府对经济的影响力足够强,绝大多数的产业距离美国千里之外,很多岗位,比如制造打火机和拖鞋,真的是弄死也回不去美国了。

是不是有可能通过扩大对美国的总需求,而达成一种新的贸易平衡呢?是不是有可能通过双方协商,扩大双方的总需求,从而达到某种共赢的状态呢?

笔者认为是可能的,首先经济体量就是最强大的武器。

在上文《白话解析中国200万亿债务 还债的锅居民真的扛不起!》已经分析过,某经济体C的负债结构是:政府部门负债刚性增长,企业负债较大且盈利艰难,居民部门负债不轻但还有挤一挤的空间。

那么对于大型经济体C来讲,扩大居民部门再负债一点儿,从美国购买消费品,从而扩大美国的总需求实际上是可能的。

比如可以组织旅游年,无数个旅游团,去迈阿密的特朗普的大宅旅游,躺一下海湖庄园里面的特朗普的大床,或者去那些摇摆州旅游购物拉动就业。

此外将可以替代的贸易品订单转移给美国,扩大美国的总需求。由于本身体量庞大,转移订单的绝对数字可能相当可观,经济上确实也是可行的。

大型经济体C的要价也很简单,不能减少C国企业部门的总需求。也就是,该进口我的一定要进口,我可以想办法多买点儿你的东西。因为外贸盈利直接关系到债务是否崩盘。

因为对于大型经济体C来讲,最有效率,生产力最好的部门就是对外贸易的私营部门,这部分的盈利状况最好,影响就业广泛深远,产生的现金流和扩张欲望最强,也同样是未来产业升级的希望。

反之,如果双方决定翻脸,则将造成大量的需求损失,这部分的缺失恐怕任何措施都难以弥补。

实际上,对于C国来讲,最重要的核心筹码其实是自身日益增长的需求:不同于滞涨的欧洲,C国将是未来全球最大的消费升级市场潜力巨大。从猪牛羊肉,到电影度假游戏机,只要善于开发都有巨大的市场潜力。这样的“钱景”是美国无法割舍的。

部环境稳定下的债务利率

说回中国自身的债务问题,假设外部风险可以得到有效的控制,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美联储连续的加息,会对我们国家的债务存量有一个什么影响呢?

在最糟糕的情况下,房价、汇率、外汇储备、债券市场一旦被迫面临选择,就将进入极其尴尬的境地。

虽然当前中国的利率水平仍然高于美国,但如果美联储持续加息,甚至导致中美利差逆转,将会诱使更多的资本尽量流向美国。

如果资本项目管制,那就会想办法从贸易项下流出。这样的趋势将会对人民币汇率造成冲击,央行可能又要面对汇率和外汇储备之间的抉择。

但假如中国政府被迫加息,则将面临利息负担上升的问题,承受大量的现金流的压力。

目前中国唯一相对健康,还能挤一挤有所负债的部门就是居民部门了,但是中国的居民直接面临高房价的挑战。

超级的房地产泡沫,以及由此带来的房地产投资以及债务,吃掉了太多的现金流和利润。居民部门的负债房贷占据了绝大部分,一旦加息会导致居民购买力的进一步下降,这样的状态下,如何能启动内需消费呢?

如果利率方面锁死,对国内债务结构的微调也是战战兢兢,主要还是房地产这颗大雷难以排除。

在所有的一类行业中负债率最高的是银行;第二高的是非银金融;第三名就是房地产。但实际上,这三个行业基本就是一路子。截止2018年4月,房地产公司的整体负债率已达79%,创下近十三年来新高。

只希望,2018年外部风险解决后,能用争取来的宝贵时间,正确的给中国的债券市场调一调结构,消一消毒。这就又回到了我们第一篇文章所讲到的问题,什么是央行“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其实底线很简单,那就是你还会好好地上班,认真的还房贷,不会想着卖了房子换钱走。房地产这个大泡泡破灭的损失,我们承受不起。

说回信用债,只要房地产能稳得住,大体上信用债市场还不至于真的崩盘,但现在的问题就是,债券评级的事实性缺失,导致资金根本无法分辨哪些债能买,哪些债不能买。

放眼一看,市面上叫AA等级债券占了已评级债券的四分之一,违约的几只债券违约前也都是AA评级。那究竟这个问题该如何解决呢?

请关注新浪《前瞻》栏目债券观察系列的第四篇,敬请期待。

。。。。但要是它们决定再次放水,再吹大这个泡泡呢?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